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拓空

为学日益 为道日损

 
 
 

日志

 
 

杨百万《告别散户》(转)  

2017-09-09 09:34:10|  分类: 人物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989年,我挣了一百万以后,时任上海市长的朱镕基就在文件上批示,看我们的制度上有什么漏洞,让个人赚了那么多的钱。这个批文到了我耳朵里边,我吓得赶紧要自我保护……”


进入8月以来,A股市场像是打了一管小小的鸡血,量价齐升,突破了多个关键点位,稳稳的冲上了之前久攻不下的3300点关口,股市又开始受到投资者的关注。本期我们来讲一讲曾经中国股市的标志性人物——从名不见经传的仓库保管员,变成股市的超级大户,甚至因此获得“中国第一股民”称号:杨怀定。


知道杨怀定的人可能不多,但老股民肯定都听到过“杨百万”这个称号,杨怀定以第一批参与者和实践者的身份,见证了新中国证券市场的发展和股民群体的成长历程,1998年被央视评为“中国改革开放二十年风云人物”,目前杨百万仍然活跌于证券市场。



我用钱生钱的方式赚钱,我没有原罪


1988年以前,杨怀定只是一个在当时时代背景下非常不同的端着“铁饭碗”国企员工——上海铁合金厂仓库管理员,一次单位的纠纷让他从上海铁合金厂辞职,正想着找出路的他在报纸上看到了中国要开放国库券买卖,凭借着读《子夜》的心得,觉得只要有交易就会有价差,就会有机会,于是等待着国库券买卖。


1988年4月21日,上海开放国库券买卖,杨怀定早赶到西康路101号,以开盘价104元买了两万元年利率15%的三年期国库券,而当天下午发现涨到112元了,他害怕跌赶紧把手上所有的国库券卖了。这一次买卖交易赚了800元,相当于他在工厂一年的工资,自此以后,如法炮制,一发不可收拾。


杨怀定可以说是开展国库券异地买卖的第一人,由于当时全国并没有形成统一的国库券市场,也由于经济发展程度不同,一些试点城市的银行为了周转资金,往往会出现低于面值(100元)出售国库券的现象,从而不同城市之间国库券出现了套利空间。于是他就奔波于合肥、上海之间,至少几十次,从最初的2万元,在复利的效果下,两个月就赚到了10万月,随着本金的扩大,短短时间,他便拥有了百万家产。国库券买卖从第一批7个试点城市到第二批54个试点城市,他的足迹几乎遍及全国,最远去过新疆、黑龙江。


迅速的发家也使得杨怀定受到了不仅仅是市场上的关注,1989年,时任上海市市长的朱镕基曾在一个文件上做了这样的批示:“杨百万搞得比证券公司还好,查一查我们制度上有什么漏洞。”这使得杨怀定非常害怕,赶紧跑到了税务局,当时正好是局长接待日,杨怀定说自己是小平同志说的先富起来的人,但是要加税,局长说让他填一个人民来访表,他一填杨怀定,局长就说原来你就是杨百万啊,我们早就注意到你了,但是你不用加税,因为国库券是免税的。


把“杨百万”印上名片 踏入股市游走牛熊


随着“杨百万”大名在市场、群众中传开后,杨怀定听到后也非常开心,觉得这个名字很响亮,于是干脆就在自己的名片上也印上了“杨百万”这个名字,久而久之,人们反倒把他的真名都给忘了。


杨百万从此开始变得引入注目起来,但他真正的更高速度的发财,还是从1989年7月14他买股票开始的。当时,鉴于1988年开始的宏观经济中的治理整顿已取得了成效,而市场上的不少生产资料、消费资料卖不出去,出现了不少工厂停工,工人拿70%工资在家下岗,市场疲软的情况--这意味着社会上流通的货币太少了--国家决定再资进行宏观调控:放松银根,将银行的贷款利率降下来--中央电视台一天三次不停地播送这条消息,这就是说:国家在告诉人民,现在你们不必将全部钱存银行了,该去买东西啦,该去搞投资啦。


杨百万当时订了70多分报刊,这个数字着实令人吃惊,远远超过了一般单位阅览室的规模。他每天读报,分析金融形势和经济状况,寻找新的机会。在关注国库券信息和买卖的同时,他的眼界就已放得更宽,留心着当时上海刚开张不久的股票柜台交易市场。说是市场,其实就是一间原为理发店的小小门面,这就是1986年9月26日开张的工行上海信托投资公司静安证券业务部。


很快,他发现股票市场的机会来了。


1989年,他在《中国金融》杂志上看到一篇文章,说由于保值利率的提高,信用社和银行把几十年的盈利都贴进去了,面临亏损的边缘。他敏锐地感觉到这是利率即将下调的信号,立刻决定抛掉国库券,买进股票。抛掉国库券的另一个原因是看到当时国库券价格实在太高了,达到120多元。而他手上的国库券成本都在100元以下。


当时上海股票市场非常低迷,交易者寥寥无几。营业部的员工好心地劝他不要买。但他坚信自己的判断。他说:“我有一个多年来一直坚持的习惯,就是坚信自己经过分析研究后的判断,而不愿理会证券公司或专业机构的话。”


他第一次买入的是电真空。电真空面值100元,此前最高曾到过140多元,当时跌到91元。杨百万说:“在买入电真空之前,我实际上已观察它一年多了。当时股票分几种,一是甲种,红利上不封顶,下不保底;二是乙种,下保底上不封顶;三是非甲非乙,既保底又封顶。电真空是非甲非乙,规定最高红利率15%,最低不低于银行利息。也就是说,买电真空的收益率最差不会低于存银行。第一次买了3000股。算一算,如果每股一年能分15元红利的话,一年4万多元,我可以做食利阶层了。那时的工资水平一般是每月100多元,一年才1000多元。当时倒也没有想到股票后来会这样大涨。”


他当时对营业部的人说,估计利率要调低,所以买点股票放着。结果没多久,利息果然下调了。许多人都传说他有背景,知道内幕消息。杨百马说:“我哪有背景?我就是读报分析出来的。”


半年后股票开始暴涨,电真空涨到800元。他让助手化整为零不动声色地抛售。抛完后他就带着助手到普陀山旅游了一个月。因为他知道,下跌也是要有一个过程的。要克制自己,避开这个下跌过程。结果一直跌到1991年上海证券交易所开业,电真空的价格是375元。交易所开业第一天,成交1000多股,他一个人买进了500股。后来涨到500多元,他又抛了。他抛后电真空又跌回370多元。于是有人到市政府去告状,说杨百万操纵股票价格。杨百万真觉得不理解:“我每股已赚了100多,总共赚了5万多了,为什么还不抛?后来有关部门经调查后为他辟谣。而他则又在370多元时再次分批买进。电真空后来涨到2500元。”


及时抽身成功逃顶


潮涨总有潮落时,当股市猛涨,大家都在欢天喜地地炒"延中"、炒"二纺机"时,当上证指数达到1400点时,杨百万看到了乐极生悲,股市炒得太高的危险性,不久,就悄悄地抛掉股票又买回了国库券。


1992年5月,股市终于从高往下走了。同年11月,上海股市经过五个多月台票的连续下行,指数从1400点跌到了392点。有人整天悲悲戚戚;有人则因想不开而自尽了;一批很沉得住气的干部,也被跌怕了。他们派代表到专门研究股市的研究所去请教,几位青年股市分析家告诉他们,大概要跌到200点呢。这批干部听了面如土色--还要跌一半啊--回去后便纷纷"壮士割腕"了。说来也真惨,1400点不抛,900点不抛,392点了,股价跌去3/5了,损失75%了,倒来抛了。


投资已成为终身事业


经历了市场十几年的风风雨雨,他深知股市波谲云诡,市场上没有神仙,没有妖怪,没有人能够完全把握市场走势。从1994年起,他就尽量减少出去讲课的次数,并尽量不接受采访。特别是经历了从2001年开始的漫漫熊市的折磨后,杨百万的心态变得更加成熟了。


2003年底,他专门写下《告别散户》一文,宣布不再撰写股市文章。此文也是夫子自道,浓缩了他十几年的炒股体验和几十年的人生阅历,颇含哲理,也体现了他的性情与个性。文中强调,市场青睐于对其有深刻了解之人,散户一定要理解风险和机会共存的真切含义,证券市场成功与否是六分心态三分技巧一分运气,缺一不可。他告诫散户只有自己掌握自己的命运,把希望寄托在别人身上的散户一定是最终的失败者。只有学习才是成功的基础。语重心长,言词恳切。


杨百万的成熟也表现在生活方面。他一直过着相当简单朴素的生活,越来越从容淡定。他说,炒股已经成为我的事业和生活方式。


回顾二十多年的炒股经历,杨百万总结了一句话:“从一个投机者转变为理性的投资者。”


杨百万经典语录


股市不相信眼泪,谁笑到最后才笑得最好。

股市中不比谁赚得多,而要比谁活得更长、更潇洒。

我不是股神,我不是股评家,我是标标准准的散户。做散户不可悲,但千万不要做散户中的傻户。

股市诀窍就四个字:抄底逃顶;股市就两个字:赢、输。

股市中不能做‘死多头’,也不能做‘死空头’,要做坚定的‘滑头’;低吸高抛、抄底逃顶,见好就收,落袋为安乃真英雄。

不经过熊市的股民,不是一个成熟的股民。

我最多不会持有超过3只股票。每个时期都是这样,选择3只股,是因为人的精力有限。有的散户持有十几只,结果一跌,跑都来不及。

“不倒”秘诀:信奉“落袋为安”,不把钱全投进股市。

炒股,最好不要定什么不现实的目标,脚踏实地才是取胜之道。

股市中,不要惧怕被石头绊倒,但一定不要被同一块石头绊倒两次。


附:杨百万《告别散户》


2003年即将过去,新的一年瞬间将至,在这里提前向长期阅读拙文的散户朋友表示致谢和敬意。


由于证券市场的诞生以及历史的偶然,在国内外媒体和首长们的关怀下诞生了一个很很知名的散户,并以杨百万形式出现的,那就是我杨怀定。在南巡以前证券市场本身就是一个争论的焦点,我也成为旋涡中的一个浪纹。证券市场的初期并没有讲话和发表文章的自由,随着改革开放的深入,社会的进步,终于我这个没有文凭的大老粗在《证券市场周刊》主编方泉和编辑部主任郭贵龙的鼓动下拿起了笔,(借此机会向二位致以深深的谢意。)居然从九六年开始一气写了七年的文章,并出版了两本书,并且在今年的圣诞之夜被上海证券协会联谊会授予了“股市不倒翁”的称号。进入证券领域十五年,领略了证券市场的凶险和激动,为此也付出了极大的精力。证券行业是一个极需精力的领域,到这篇文章为止极感身心疲惫,并有一种江郎到了才尽的地步。为了不致于在来年的复杂的行情中贻误散户及在有生之年集中精力再实战操作一把,从2004年开始将话别散户,不再在媒体上撰写拙文。


撰写拙文六年尽管散户口碑尚可,至少没有论落到"南雷北赵沪唐:的境地,自感庆幸,但我深知证券市场没有神仙妖怪,只有慨率,百分之一的错率落实到个人身上就成了百分之百的错误。那是不可饶恕的,因为散户个个都是血汗钱,都会多出一个祥林嫂。所以每写一文,心中压力颇大,这也是停笔的重要原因。对于六年来被我文中所写观点,关注个股而无意伤害过的散户,我在这里给可能有的散户朋友跪地顿首,请求宽恕,请求原谅。


话别散户并不意味着杨百万退隐江湖,对证券市场我充满着感情,它已成为我生命的一部分,自然也是我的终身事业。我对证券市场的前景充满着期待,但是我深知它青睐于对证券市场有深刻了解之人,你理解了它是人玩股票,反之则是股票玩人,这里边也体现了玩票人的综合素质。作为一个散户一定要理解风险和机会共存的真切含义,证券市场成功与否是六分心态三分技巧一分运气,缺一不可,除了自已掌握自已的命运,任何人都不可能越疽代苞,把希望寄托在别人身上的散户一定是失败的终结者。只有学习才是成功的基础,除了在证券市场搏击中的磨练,凤凰涅磐升华后的心态是任何人无法教授的,它是成功的必然基础,技巧就是精通一两个技术指标的内在含义,从中解读股市的内在规律。它和操作策略有机地结合,是股市搏奕的工具。运气则是可遇而不可求的,冥冥偶然(大资金除外)。散户要认清自已的市场地位,不追求身外之运,随遇而安。只有这样,在未来的残酷的证券市场之中才将立于不败之地,始终要记住,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材烧。急于赚钱往往是输得更快,宁静致远往往会无心栽花柳成荫。证券市场经过十五年的搏击,我深刻地认识到有迹有规而可寻,但一定是工夫不负有心人。侥幸成功是偶然的,失败却是必然的。


在话别散户之即,讲一些自认为是肺腑之言的想法,目的只有一个,真诚地希望长期以来支持和爱护我的散户读者在未来的岁月里一路走好,包括也是对我本人的祝愿,未来的一年比过去的一年股市环境,行情走向会好的多,正在由熊转牛,只要在牛衰老前不在贪婪的抓牛尾巴,总有收获。不在媒体上公开发表言论并不代表本人人间蒸发,愿意与我交朋友或偶然联系的朋友可以到上海杨怀定软件科技有限公司与我联络,我将永远是散户中的一员,是散户永远真诚的朋友。

  评论这张
 
阅读(4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