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拓空

为学日益 为道日损

 
 
 

日志

 
 

专访兼山:好的操盘手都是天生的(转)  

2017-04-05 15:18:06|  分类: 人物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兼山

2006年进入金融市场拜杭州某著名股民为师,先后交易股票及期货,2009年开始交易黄金外汇。后进山修行一年学习传统文化,出山后交易一直稳定,现任杭州某投资公司交易总监。兼山生于中医家庭,对传统文化有着深刻的理解。推崇”损之又损,以致无为”的交易思想。


七禾网1、兼山先生您好,感谢您在百忙之中接受七禾网的专访。同时,还要感谢您在“七禾上海”的微信公众号上分享自己的系列文章,请问文章中的那些观点和灵感从何而来?


兼山:我以前做交易的过程中遇到过很多问题,每次遇到问题之后,我喜欢自己思考问题,想要用自己的方法去解决问题。时间久了,遇到的问题多了之后,思考的事情就多一些,这是一个方面。再一个方面,这几年我一直给公司带见习交易员,带的过程中,他们每个人也会遇到很多的问题,有的问题是我遇到过的,有的是我没有遇到过的,过程中我也会思考他们遇到的问题。别的交易员可能做得比较单纯,就只是做交易,但我一方面是做交易,一方面还要带新人,所以发现的问题更多一点,对这方面就考虑得更多一点。



七禾网2、在和朋友们分享观点的过程中,您本人获得了什么?有人说,给予的人往往比接收的人收获更多,您是否认同?


兼山:比如我在“七禾上海”这段时间发了一些文章,一开始我写这些文章是写给一个朋友的,纯粹是个人的行为,写得并不严谨,自己想到哪就写到哪。发布出来之后,它就变成一个公众行为,它会影响较多人,这样的话我要对这个行为负责任,发出来之后我也会重新去思考这些东西是否合适,理念是否合理。再次审视的过程实际上也是一个学习的过程,对我来说就是重新又审视了自己写的这些东西。以前我写出来之后,没有想过去审视,那变成一个公众行为之后我必须去审视,审视了之后实际上也是一个再进步的过程。因为那是去年写的,文章里面的一些观点,如果现在让我回去再看的话,还可以有改进的地方。



七禾网3、您期待您的读者、网友对您的文章有怎样的反馈或感受?


兼山:首先我必须得明确一点,就我个人来讲,我并不是一个高手,我只是一个普通的交易员,做了几年交易下来,只能说是养家糊口。写出去之后,给别人看可以,但是很多人可能会错误地把我认为是一个高手。如果他想成为一个高手的话,我这些东西可能并不适合他来看;如果他想像我这样能养家糊口就可以了,那么他倒是可以来看看我这些东西。当然,看过之后也就当个消遣,看过之后也就放下。我看别人的东西也是这样的,看的时候认真地看,看过之后我就忘了,我希望别人看我的东西,也是当个消遣,不要太认真。



七禾网4、您推崇“损之又损,以致无为”的交易思想,请您简单阐述一下,在交易中何为“损之又损,以致无为”?


兼山:这句话是《道德经》里面的一句话,叫“为学日益,为道日损。损之又损,以至于无为。无为而无不为”,就是一个做减法的过程。我们做交易从零基础开始,一开始做加法,到一定程度之后,你发现这个加法没有给你带来更多东西,这时候开始做减法,损之又损,到不可损的地步。这个不可损的地步,传统文化叫做“道”,唯天道不可损,所谓的天道,我们可以把它理解为市场中的趋势,“道”就是趋势,“德”就是顺势而为。一方面,就像我文章里面写的,我们对待市场要做减法,这个市场就像一杯清水,里面的墨汁已经很多了,一个成熟的交易员面对市场的时候应该做的是给它褪色,然后用更朴素的哲学观去分析这个市场。另一方面,对于交易员本身,你的交易系统也要尽量地简单化,交易员本身也要去做一个回归,而不是一直做加法,做加法可能离本质会越来越远。做到最后,损之又损,以至于无为,最后只剩一个天道了,天道就很简单,你就只要顺势,顺势你就是无为了。就像做长线,看多一个行情就做进去,它一直在涨,你就持有它,你说这是有为,因为你做了多单,实际上你是无为的,你顺着它的趋势做,没有去做过多的动作。所以有为和无为本质上是一回事,顺应了天道,有为就是无为,这是我追求的一个境界。



七禾网5、您在文章中写道 “过去的十年我一心扑在交易上,现在看似小有成绩,但是如果我把这十年放在别的事业上我可能做的会更好。而且这十年我忽略了太多东西。”请问,这十年,因为交易,您忽略了哪些重要的东西?您如果不做交易,会去做哪项事业?您现在有没有勇气彻底放下交易?


兼山:忽略的东西太多了,做交易需要非常地专注,你一旦进入交易,就心无旁骛了,其他所有的东西你都不会在意到。我前几年身体一直不好,对我的打击比较大,开始意识到这个问题,我在思考我是不是忽略了健康。还有是在我孩子出生的时候,以前我把所有的心思都放在交易上,不会思考别的问题,以前一看盘,就觉得这个世界除了我和市场没有别的了,哪怕别人在旁边跟你说话,你也不会在乎。但是当儿子出生之后,护士把他抱到我身上的时候,我眼泪都流下来了,我突然觉得这个世界上除了我和交易之外,原来还有一个人,只是以前都没有在意,包括父母、朋友和妻子。当儿子出生的时候,我就突然想到,过去的那么长时间很多东西是被忽略的。


我这几年主要的精力都放在中医上,一方面是我家有这方面的渊源,另一方面现在也有一个师傅带着,我也特别热爱中医。如果说将来不做交易的话,我肯定会往中医方面去发展。


至于有没有勇气彻底放下交易,我觉得不存在放不放下的问题。就像抽烟,比如我拿烟招呼你,你抽了,但你本身是没烟瘾的,别人不招呼你可能就不抽了,你抽与不抽实际上都是放下的,因为你没有烟瘾。做交易也是一样的,如果你不执著于交易,即使你天天在交易,实际上你还是放下的,如果你一直执著于它,即便一个月不看盘,这也还是没放下。我觉得我现在算放下了,我之前已经半个多月没做交易了,因为之前一直在宁波调理身体。



七禾网6、您认为“95%以上的盯盘都是徒劳的,甚至是反作用的”请问,您一天看盘多长时间?如果大部分时间不看盘,怎么安排自己的交易?如果盘中有突发行情或危险,如何处理?


兼山:这句话我指的是已经有了自己的交易系统的人,如果是一个新人,还是要增加看盘的时间来培养市场的灵敏度。对我来说,我已经在这个行业里面做黄金、外汇七八年了,实际上我没必要再花那么多的精力去看盘,交易计划制定好之后,交给助理或者下单员执行就行了,我大部分的时间还是用来看一些中医、哲学方面的东西,然后自己思考一些问题。


对于突发行情,我觉得分三种,一种是小的突发行情和小的风险,这应该已经包含在交易计划中了;另一种是非常大的黑天鹅事件,做与不做都是没有意义的。就像我们开玩笑讲的,小病不需要治,因为小病不治也能好,就像感冒一样;大病也不要治,治了也治不好。我不看盘,小的突发行情我不需要处理,它已经包含在交易系统中了,大的突发行情也不需要去处理,因为处理了也没用,真的黑天鹅来了,长久来看谁也没这个能力去处理好。那么需要去处理的,就是第三种不小不大的风险,如果你不处理,它有可能严重,处理的话可能会好,这是重点要思考的问题。像一些数据行情,比如非农和一些会议,我大部分是规避的,如果之前已经有持仓并且有盈利的情况下,我会继续持仓;如果我没有持仓,或者我的持仓是浮亏的,如果马上要出来一个数据或者讲话,那我就先把它砍出来。



七禾网7、您认为交易就是“赌博”,为什么这么说?


兼山:我说的这个“赌博”是广义的,当时写这些文章的时候,有点信口开河。我认为一项事业和工作,很大程度上和你的努力是成正比的,比如卖包子,我一开始一天只能卖一千个,那我努力的话有可能一天能卖两千个,它成一个正比关系,所以它是一个事业和工作。而做交易和努力是不成正比关系的,或者说这个正比关系很不明显,每一个交易员都是非常努力的,我没有见过一个交易员是来这个市场混日子的,但是那么多的交易员那么地努力,最后成功的还是极少数。这么多年下来我接触到的黄金、外汇这个圈子的交易员,看到他们一批一批地在我身边倒下。我觉得某种意义上讲,我能做到今天,算是比较好的。所以它不是和努力成正比的,在我看来它和赌博就没有什么分别。


七禾网8、如果交易不和努力成正比,那么交易怎么做才会有提升?


兼山:也不是说完全不努力,而是努力的方向的问题。在别的行业,可能更多的是需要常规的努力,但是在交易市场,这个努力并不是一些常规的努力。比如克制,这个是很多人可能在这个市场里面十年、二十年都做不到的,当然如果你能达到这种状态的话,那是和你的努力成正比的。但是交易市场中,很多时候,即使很努力,有的人仍然不可能达到这种境界,那他的努力就变得毫无意义了。


七禾网9、您认为做交易要“跟自己讲和”,是否意味着交易者必须建立一套能发挥自己优点并且包容自己缺点的交易系统?


兼山:是的,我觉得这是一个最基础的前提,我文章中也写了。这也是我自己走的心路历程,一开始总是在向外寻找答案、方法去认知市场,最后发现真正需要认知的可能是自己。比如就像炒菜一样,比如你没有盐,让你炒菜你说不能炒,那大家又不能饿着,那么你该吃饭的时候还是要吃饭,该炒菜还是要炒菜,那么没有盐怎么炒,那就要善于利用其它的一些条件。如果在这个市场中真的有圣杯的话,大家都可以去追求那个圣杯,但是这个圣杯我想可能是不存在的,所以我们要在市场中生存的话,首先要找到一个适合自己的、能够在这个市场中生存的方法,首先它能包容你的缺点,然后它能放大你的优点,让你在这个市场中长久地生存下去,如果有一段时间你的运气特别好,它可能给你带来更好的收益,即使你的运气不好,它也能让你活下去。



七禾网10、您主要做外盘交易,具体操作哪些品种为主?有人说外盘交易因为杠杆大,所以死得快;有人说外盘能带来暴利;有人说外盘的技术形态更有效……您怎么看?


兼山:外盘我现在主要做黄金还有几个外汇的直盘,以前原油、白银也做,现在原油、白银不怎么做了。


外盘的杠杆比较大,常规的平台基本上杠杆给的是100倍,还可以做500倍,但是杠杆和风险没有绝对的关系,某种意义上讲,杠杆是个伪概念,你可以选择不用杠杆。像我的杠杆就很低,我做黄金,有时候就把它当做一个股票来做,你不能放大杠杆,放大杠杆就放大了风险,不带杠杆操作起来的话实际上风险很小,某种意义上讲,它比股票的风险还要小,它的风险取决于你实际使用的杠杆,你可以选择不使用杠杆。


我现在对所有的市场都是一个观点,就是不要去期许暴利,暴利的机会是有的,可能每年会有一两次暴利的机会撒下来,但是撒在谁的身上不一定,那么我们要做的还是在这个市场里面养家糊口,运气好的话,这个机会撒到我们身上,我们就暴利一下,如果说没有这个机会的话,我们还是做好本分的工作。很多刚开始进入这个市场的人比较关心这个问题,因为它的杠杆高,而且是双向、24小时交易的,它的交易的机会特别多,很多人觉得这个东西是不是能够带来暴利。如果你把杠杆加上去,完全是有可能暴利的,但是风险和收益就好比阴阳,永远都是合一的,你追求暴利的同时肯定也会暴露很多风险,所以我不提倡大家去追求暴利。在我眼中,我做黄金、外汇,还是做期货、股票,在我看来都一样,因为不追求暴利的话,实际上做什么都一样了,黄金也可以当做股票来做,螺纹钢也可以当成股票来做。


外盘的技术形态有时候会比较有效,因为它是一个纯粹的投机市场,你没办法去做宏观的分析,它不像期货可以分析库存,比如黄金,就算所有的基本面都告诉你,你还是没法去分析,所以当所有东西都没法去分析的时候,它就变成一个纯粹投机的市场,纯粹投机的市场都有个特点——技术形态相对更标准一些,尤其是黄金、外汇里黄金分割的使用,我没怎么在股票和期货上用过,但是我感觉可能不会太好,但如果在黄金、外汇上用黄金分割,你会发现它的准确率和有效性是非常好的,它有时候更符合技术分析的标准。



七禾网11、您做外盘,主要用技术分析的方法。请问,您主要用哪些类型的技术分析手段?就您看来,哪些技术图形出现时,后续出现大行情的概率较高?


兼山:技术分析的方法有很多,但是我现在分析手段很简单,基本上就是黄金分割加上裸K。能用的方法很多,但是有些品种在相对的时间段某些方法会比较好用,比如有段时间黄金分割的属性会非常明显,另一段时间均线的属性非常明显,比如2010、2011年的黄金大牛市,我就发现行情是沿着155日均线走的,走势太标准了,所以我几次大的盈利都是根据155日均线做的,那时候仓位也重,实际上也是有很多运气成分在里面,但是趋势往上,我顺着势,那是真正的暴利。不同的品种在不同的时间段有不同的属性,这时候你要善于观察,你的盘感很重要,这段时间你感觉它黄金分割的属性出来了,过段时间你又发现它波浪理论的属性出来了,再过段时间发现它开始沿着某条均线走了,这个不是固定的,也就是要随机应变。


一般情况下阴性的行情持续一段时间后,后续出现大行情的概率比较高,也就是常规说的盘整行情,我讲的阴性行情并不是纯粹的盘整,指的是这个市场处于抑制的状态,我做了统计,比如最近两三年之内,行情的抑制状态基本上都处在一个月左右,现在这个抑制状态也处在一个月左右了,那么它随时有可能触发行情,久盘必涨或久盘必跌,这个时候出现行情的概率还是比较大的。



七禾网12、对盘整和趋势,各有各的看法和定义。您如何定义盘整?如何理解趋势?您抓的是趋势行情,还是来回吃盘整的小波段?


兼山:我定义的盘整就是所有的抑制行情,这时行情可能在涨,但是它不是那种生命的状态,像前段时间的加元和欧元,走的都是这种行情,它也是在涨,你做多也能赚钱,但是它走的是一个病态,不是一个生命状态,所以对我来说这些都是盘整行情,或者叫抑制状态,它都是阴性的。还有一种情况,虽然它在盘整,但它走得非常清晰、韵律非常美,那我也把它当成趋势来做。所以我判断趋势和盘整,不是按照它实际的图表形态,而是根据它生命的状态,就像我文章里写的,从阴阳的状态去分析它,阴性状态就是没有生命的,阳性状态就是有生命的,你做的时候,重点关注它从阴性状态变成阳性状态的时候,这往往是进场的时候,那么一旦行情从阳性状态变成阴性状态,这往往是需要出场的时候,这样做的话就很简单了。比如传统的波浪理论,第五浪有一种特殊浪叫楔形浪,楔形浪出现之后行情一旦反转都是非常大的,比如去年欧元,虽然它也是在跌,但是它也进入了一种抑制状态,在我看来它就是一个盘整,我就可以当做盘整来做。当时它是一个第五浪,我可以时刻准备去做它的反转,它可能加速往下或者加速往上,那一次实际上是向上突破的。第五浪是个楔形,在我看来第五浪已经不是一个趋势了,它是一个盘整,是一个收敛的状态,它已经没有了生命,什么时候它又开始爆发,显示出阳性状态,比如反转,这时候做进去,它带来的收益是非常可观的。像去年欧元,仓位使用合理的话,翻个一倍问题不大。


对于抓趋势还是小波段的问题,我的看法是,一开始我们会给自己一个定位,比如我是做短线的,或者是做趋势、反趋势、盘整,但是时间久了之后,这个定位会变成一个框框把你框住,所以我觉得做交易做了几年之后应该把这个框框打破。你说我是做什么的,我也不知道我是做什么的,有行情我就做。明明一个大趋势来了,你说你就做短线,只持仓了三天。比如你已经多单进去了,你感觉大行情不会来了,行情往下破位了,你说你是做长线的,非得等到行情打到你的止损,这样是不对的,我们要把这些规矩打破。比如一个茶杯,我们现在知道这是茶杯,只会把它用来盛水,但是如果是一个小孩,他不知道这是什么,他有可能用它来盛水,或者盛稀饭、当尿壶,他是没有障碍的,没有障碍的话,它的可能性就很多。我们成人对它有定义之后,实际上就有障碍了,有了障碍之后,最后很容易把我们自己框死在里面。所以做交易没有必要过分地去强调短线、中长线或者趋势跟踪,必须从这里面走出来,要是不走出来的话,你始终带着一个标签和框框,你活在这个框框里面,思想还是没有解放。以前我犯过这样的错误,给一个老太太推荐股票,她不懂什么是短线,但我觉得我是做短线的,赚个10%~20%就走了,但她买了之后就一直拿着了,等涨到翻了一两倍。为什么她能翻一两倍,而我不行,因为首先我给自己有一个定位——我是做短线的,所以我有了这个障碍,她不懂什么是短线、长线,所以就没这个障碍。所以我觉得这些定义最后得把它破掉,不把它破掉的话,思想没法达到自由的境界。



七禾网13、止损,是交易中的一个环节,有人认为止损很重要,也有人认为亏损都是来回止损造成的。您如何看待止损?您本人的止损体系是怎样的?


兼山:止损是大家都在谈的,有一个说法叫做盈亏同源,怎么理解盈亏同源?就像我们看病一样,比如一个小姑娘昨天晚上吃了火锅,她今天脸上长痘痘了,按照常规来讲,脸上长痘痘肯定是生病了,它是一种病理表现,但是如果要往深层去想,她为什么会长痘痘,因为她昨天晚上吃了太多辣的、能量高的东西,身体有自然排异的功能,要把这些东西排出去,这些东西不是身体需要的。那为什么要长到脸上?就像李费莫尔说的——市场会沿着阻力最小的方向去运行,人体也一样,因为通过血液循环往脸上排阻力是最小的,而且脸部的微循环非常发达,这样说起来,长痘痘这个过程实际上是健康的一种反映。那你说疾病和健康是不是对立的?很多时候你看到的所谓的疾病,它只是健康的另外一种表现形式,并不是真正的疾病。所谓的疾病是身体为了达到一种平衡和健康的状态,它自己做出的一种反应,所以它并不是真正的疾病,它是身体的一种智慧。亏损也一样,很多时候亏损是帮我们释放了风险,它和长痘痘是一样的,所以止损是必须要有的,你为什么会讨厌亏损呢?因为你把它和盈利当成对立的东西来看,你一开始来到市场就是想赚钱的,你追求的是盈利,和盈利相反的东西你都会把它对立地看,亏损就是一个最直接的东西。你为了赚钱来的,结果亏钱了,你心里肯定不舒服,我觉得我们应该从这种思维里面解放出来,要把亏损和盈利统一起来看,从来没有人来这个市场就必须得赚钱,市场凭什么要让你赚钱?都赚钱了谁亏钱呢?大家一开始都是抱着这个心态来的,但是做了几年之后,你就会发现你要把市场当成一个朋友,今天我占点便宜,明天市场占我点便宜,但是总体来讲市场比我们大,最后你跟它玩得好的话,我们从市场能占到更多的便宜,我觉得这可能会是一个不错的对待市场的态度。再比如说过度止损,它也是个问题,这个问题并不是止损本身,过度止损是你的交易系统有问题。这个情况我见得太多了,那么多年我带了几十个交易员出来,最常见的就是无计划交易,交易员根本没有交易计划,行情一来临时起意,一个单子做进去了。MT4平台比较方便,进场同时就带上止损,在后台我看到谁没挂止损,看到一次就淘汰,绝对不允许他再留下来,所以我们都有一个很好的习惯,进场的同时止损单就下去了。但是下去之后你发现老是被止损,这是因为你根本没做交易计划,是临时起意。还有一点,虽然说你做了交易计划,但是你的频率过高,你的成功率不高,有的时候你发现这段时间频繁地被打止损,你应该静下来寻找一些胜算更高的机会,而不是说还一直在那里积极地去操作,应该是转换成消极防守。还有第三个问题,过度止损会造成账户比较大的回撤,但是如果你的盈亏比能够做得很好的话,比如你亏了十笔、二十笔,结果一波行情被你做到了,你反而最后赚了,所以亏损并不一定是来回止损造成的,它还是交易系统的问题,所以最终还是要回到交易系统上。把你的交易系统做好,所谓的来回止损,也是在你的合理范围之内的来回止损,你本来就是拿这个亏损去博收益的,你不能想着怎么样去降低亏损,你想赚大钱就要承受更大的亏损。


对于我个人的止损,我在文章里面也写了,如果我对行情的期望值比较大的话,我会把止损设得比较大;如果我对行情的期望值不是很高的话,我会把止损设得很小。还有要看自己的状态,我的文章里面写过虚与实,有的行情你一看,很有信心,这个时候你是非常实的;但是有的时候你犹豫这个行情要不要去做,看到别人做了,自己也去做了,这就是虚的,虽然说最后你还是做了这个交易,但是这两个是完全不一样的,性质是完全相反的。心里非常实的时候,应该重点地去做一下,而且有可能止损设得很大。这不是一个死的东西,一定要把这个东西用活了,用活了之后,有可能单子进去之后很快就止损出来,也有可能十天半个月都不需要止损。当然对于止损我觉得没有更好的方法,没有真正的好办法,适合自己就行,我的方法不一定适合别人,别人的方法也不一定适合我。



七禾网14、如果要您为自己的交易方法取一个名字,您会把它叫做什么?您觉得自己的交易方法最大的优势、最大的特征是什么?


兼山:为交易方法取名字这个问题我没怎么考虑过,因为大家用的东西都差不多,这里面没有什么绝招或者秘方。如果真要取个名字的话,就叫“兼山的交易系统”,它不一定是好的或坏的,它只是我用的,它适合我,仅此而已。我觉得所有的交易系统没有什么高深的东西,哪怕是一些高手,我觉得他的交易系统也是没有什么太复杂的东西。


我这个交易系统的特征就是回撤做得很小,但是收益也不大,这是资金属性决定的,我现在操作的资金不允许有太大的回撤。做期货10倍的杠杆,10%的回撤都很正常,但是我们做100倍的杠杆,5%算大回撤了。你把回撤做得小的话,收益肯定也会受到很大的影响。所以现在的特征是这样的,以后如果说资金属性变了,可能我的交易风格也会变。交易不单单是面对市场,你还要去面对你的资金,你不能说资金回撤小就不能做了,你必须要达到这种灵活的状态,面对不同的市场有不同的方法,面对不同的资金属性有不同的方法。



七禾网15、您的交易方法,有没有不足的地方?有怎样的不足?如何规避或减少这些不足点带来的风险?


兼山:不足的地方太多了,我有时候比较痛苦,我知道我的问题在哪里,但是想再进步很难。不像有些刚入门的交易员,我带他,他的问题我一眼就能看出来,而且我能给他找到很好的解决思路,但是现在公司没有人站在更高的境界给我指点,我的问题只能靠自己解决。我的交易系统里面有缺点,目前没有太好的方法去规避,能规避的我都已经规避了,现在还没有规避的这些,是目前我还没有这个能力去规避。



七禾网16、比如有哪些不足是还没有规避的?


兼山:比如我这段时间交易有点过度消极。按照我以前的做法,出现了10次交易机会,我应该是这10次全部都要去做的,但是现在我可能就只做5次,有的机会按照以前的风格应该去做,但是现在就懒得去做。现在如果让我去看一个病例,看某个大师写的病案,我觉得太来劲了,如果这时候出现了一个交易信号,我可能就不会去做,想想还是先把这个病例看完。不做就是对市场不执著了,但是我现在对中医太上瘾了,实际上还是有一些影响的。这个靠别人督促也没法督促,只能自己慢慢地把中医停下,专心到市场中来,那状态就稍微好一点。还有一个不足的地方,按照我以前的状态,我可能能够忍受连续5、6次的亏损,那么第7次我仍然还会去坚决地执行,但是现在,因为我对这个市场表现得消极之后,比如说打我一次止损,我就想着不做了,不做了之后,后来行情反而起来了。


七禾网17、不管是技术分析,还是基本面分析,都是认识市场的一种方法,而无法解读市场的本质。就您看来,市场的本质是什么?


兼山:这是我前几年经常去考虑的问题,我现在不考虑这个问题了,因为发现这个问题没有答案,我也给不了答案。就像我们看病,中医、西医对疾病的认识很多时候都不一样,但是疾病的本质到底是什么?谁也说不准,我最终的目的是治病,只要把病治好就可以了,我不去管疾病的本质。有时候来到市场,也不要太深入地思考,你还是想赚钱的,你通过某个方法能赚钱,那就不要去考虑这些问题。我以前特别喜欢思考这些问题,后来我发现,最后都谈得很悬。所以我现在虽然是做技术为主,但是我的包容性很强,我不反对基本面,别的任何一种方法我都不反对,我认为所有的方法跟这个很大的市场比起来,局限性都是非常大的,可能我的方法比你的好一点,或者你的比我的好一点,但是跟这个市场比,我们还是五十步笑百步,是毫无意义的。所以我觉得谁都不知道市场的本质是什么,我们只要能够找到方法,能够在一定程度上认识它就行了。比如我通过一个方法能治好这个病,就行了,至于是不是真的治好,谁也不好说,只能说当下把它治好,在市场中就是当下把这个钱赚了,这就牵扯到系统的有效性。有的人说这个系统必须长期稳定地盈利,我觉得这种系统是很少的,所以我对这句话是不赞同的,我觉得没有一个东西是能够长期稳定的,以前我想追求的长期稳定的获利,可能它根本就是不存在的。所以我觉得只要先赚了当下的钱再说,明天怎么样到时候再说,我们在市场中呆到哪一天都不好说。



七禾网18、如果交易员不是做自己的钱,是做出资方的钱,您觉得出资方跟交易员之间的关系要怎么处理?


兼山:这个问题我觉得分两种,第一种,这个交易员刚出道,首先他没有什么名气,再一个他也没什么实力,他这个时候可能没有什么选择的余地,那只能有什么资金就做。但如果一旦你的交易稳定之后,你应该去选择资金,而不是让资金选择你。有的时候交易员的交易能力是可以的,但是他和出资方沟通有问题的话,有可能导致整个交易都失败,所以有的时候,交易的成果很大程度上也取决于他和出资方怎样去协调。比如我最近做了一个多月,账户还有点浮亏,我身体一直不好,我就干脆停了,在宁波我师傅那里给我调理,然后我的交易助理就给我打电话,说出资方很着急,我是不能着急的,所有的资金都是我操作的,所有的责任都在我身上,老板(出资方)乱了没关系,但是操盘手是不能乱的,你一乱就坏了,可能把这个账户做得更差。你稳住,稍微有点盈利,拿给出资方一看,就什么都好解释。所以我觉得如果你交易已经稳定了,你要选择什么样的资金?就是你要能和这个人聊得来,如果你们都聊不来的话,这个资金千万不要去接了。选择和你能够聊得来的出资方,你的沟通成本以后就非常低,大家可能几句话就把这个问题全部沟通好了,否则你要天天跟他们开会,你的交易是没法做的,这一点是尤为重要的。我如果找资金的话,我首先看他是怎么样的人,如果他人和我谈得来,我就接他的资金,如果他不是一个能聊得来的人,我肯定不接他的资金,再说我现在日子好过一点,没必要再出去找别人的资金来做。此外,和出资方沟通的时候,你作为交易员的立场不能变,你始终要掌握这个主导权,不能被出资方牵着鼻子走,因为他们是外行,你看我一个月不赚钱,我不着急,我以前一年没赚钱也经历过,所以一个月不盈利不算什么,就算三个月不赚钱,我仍然还坐得住,哪一个月说不定一把交易就赚回来了。



七禾网19、您的字是“兼山”,还有一个“兼山怀谷”的网名。请您说一说兼山”和“兼山怀谷”的含义或渊源?


兼山:“兼山”是我的字,我有两个师父,一个是交易方面的师父,还有一个是中医的师父,我在山上的时候拜了这两个师父。以前我很狂妄,目中无人,后来师父把我收为徒弟之后,按照以前的传统,拜了师之后师父要赐你一个字,师父说我这个人不行,这样下去早晚要闯祸,就给我取个字,叫“兼山”,就是谦虚的“谦”,把言去掉,少说话,谦虚一点,山就是尽量地稳重一点。至于网名的话,我想有兼、有怀、有山、有谷,四个字显得文艺一点,就取了这个网名。以前的人小时候名和字是不一样的,以前你有个名,大了之后你可以换成字,一般师父可以赐你一个字,以后官称可能就是这个字,而且是不能直呼其名的。我是喜欢传统文化的,所以我对这个字看得比名还要重要,所以“兼山”一直都用下来。



七禾网20、您出身中医家庭,还进山修行一年学习传统文化,请问中医理论和传统文化对您价值观有何影响?对您的投资理念和交易方法有何影响?


兼山:影响是非常大的,尤其是中医,中医是建立在中国的古典哲学之上的,学哲学的人最后都容易陷入一个极端——没法应用,最后哲学就变成了玄学。但是中医不光是建立在哲学基础之上,它还有一套完整的方法论,它既有理念,又有实践。否则我们天天在谈理念,连个交易系统都没有,那也没用。中医最特别的地方就是它把哲学和时间能够完全统一,所以学了中医之后,会影响你对事物的看法。另一方面,中医讲究健康,中医最讲究的是一个平衡的状态,这个市场中平衡的要素很多,你得平衡自己和市场、平衡交易系统。有句老话,“不为良相,便为良医”,如果你很厉害,就去做宰相,要不然你就做个医生,因为治国和治病是一样的,小德治病,大德治国,如果你能把这个问题想明白,你做交易还是很简单的。还有一方面,你懂点中医之后,对自己的身体也能照顾一点,身体好了之后,交易状态也会有所改变。



七禾网21、能不能这么说:懂一点传统文化的人,更能把交易做好?为什么?


兼山:也不一定,比如索罗斯、巴菲特哪懂中国的传统文化?我觉得这个问题的根本在于你有没有一套思维的方法。现在中国人最大的悲哀是,绝大多数人都没有宗教信仰,甚至没有学术信仰,好多知识分子,他谈得天花乱坠,但他是没有学术信仰的。你没了宗教信仰和学术信仰,就没了思想体系,所以我们现在就变得唯钱是从,重要的是你要给自己找一套思想体系,这个体系可以是传统文化,可以是现代的文化,也可以是东方或西方的,这都不重要。索罗斯、巴菲特他们是在西方的体系,他们也做得很好。东方和西方的文化是有差别的,传统文化的特点是善于归纳,它把所有的东西往上归纳,把世间万物归纳到八卦、五行、阴阳,再到太极、无极,这就有一个好处——你能够很宏观地去思考这些问题。西方的文化更关注细节,但细节太多的话,往往容易陷入乱象,现在很多交易员的一个毛病是,他过于关注细节,细节越多他越容易陷入乱象,所以这个时候我会建议他学点传统文化,因为传统文化善于归纳,能够把他从乱象中剥离出来。如果有个人很飘,他不关注细节,那我还是建议他学一下西方的科学,让他更多地关注细节,这也是一种平衡。你不能说我们中国的传统文化就是最好的,我们有我们的优点,他们有他们的优点,那如果我们能把两者结合在一起的话,实际上是一个最好的状态。之前有人问我,学习传统文化要看哪些书?我并没有推荐书,因为我觉得,首先你是不是由衷地热爱传统文化?如果你是由衷热爱传统文化的,那你可以去学习。如果你只是看了我的文章,你觉得传统文化对交易有用,你学习传统文化的目的是为了赚钱,那这是对传统文化的一种亵渎。



七禾网22、人性是个很复杂的东西。孟子说性善,荀子说性恶,告子说可善可恶,佛陀说不善不恶。您怎么看待人性?有人说交易是反人性的,您是否认同?人性中的哪些特征是不利于交易的?


兼山:我受学医的影响比较大,以前我评价事物或者看待人,喜欢从理论、道德的层面去评价,但是当我学了医之后,对生命有了一定的认知之后,我不太喜欢从理论道德上去评价一些事情,我更喜欢从人的本能上去评价一些事情。有些时候不要过度地去伤害自己,做交易的时候也是这样,比如不要一味责怪自己面对市场时太贪婪或太恐惧,因为贪婪和恐惧也是人性。比如一个行情很有诱惑力,你没做计划就做进去了,这在我看来是可以原谅的,对于一些行情我有时候也会犯错,比如我没做计划,看了之后就做进去了,我觉得不能过分地责怪自己,因为这个市场对你的诱惑太大。但是如果这个市场有时候并不具备诱惑性,你还在里面来来回回过度交易,那这才是你自己的问题,这个时候你可以责备自己。所以我们要分清楚,要不然你时时刻刻都在责备自己、伤害自己,最后自己弄得遍体鳞伤。


我觉得市场就是一个人性的集合体,它是一个大的人性,大家都有人性,不存在反对谁、支持谁的问题。你说你不贪婪,赚十个点就走,我告诉你这个股票可以翻倍,你赚十个点愿意走吗,为什么你最后做到翻倍了,就是因为你的贪婪。你的恐惧也是一样的,你要是没恐惧的话,都不需要去止损了。所以市场也是一个大的人性,它有时候是顺着你的,有时候是反着你的,市场没必要天天顺着你,也没必要天天反着你,市场它就是一个人,它人性里面有和你一样的地方,有和你相反的地方,之所以觉得你反了它、它反了你,是因为你想从它身上赚钱,它不让你赚了,你说这个市场是反人性的。


我觉得市场既然是一个大的人性,我们每个人的人性,它有和市场顺应的地方,也有和市场不同的地方,具体哪些不利于交易,这个很难说,它有的时候可能是优点,也可能是缺点,有可能在这个时候表现的是优点,遇到下次行情可能变成一个缺点了。所以你应该做的是,尽量地去发挥优点,规避缺点。比如说贪婪,大行情起来了我为什么不可以贪婪?我就应该贪婪,这个时候它就是优点。到了下一次行情变了,这个贪婪又变成一个缺点。你要适当地去调整,把自己和市场相合的这一部分拿出来,和市场相反的这部分把它藏起来,这样的话可能就做得更轻松一点,你就和市场一体了,你不要站在一个对立的角度,一旦站在对立的角度,那你就有了敌人。如果你不站在对立的角度,比如让我儿子来做交易,他是两岁的小孩什么都不懂,亏损和盈利对他来说都是无关紧要的,这个时候他是没有任何障碍的,如果给他一个系统的话,他有可能用得比我们还好。所以损之又损,就返回到一种天真的状态,很多时候是因为我们不够天真,如果说我们通过自己的修为看清一些事情,一层一层地把外壳破掉,实际上回到一种天真的状态,反而更好,而不是用一种对立的状态。很多时候我们就是想得太复杂了,比如一个趋势,你说到底这个趋势是在涨还是在下跌,你要看不懂的话找个小孩来看,他一眼就能告诉你。为什么明明一个上涨趋势有的时候我们会看成下跌?,因为你有障碍,你总觉得这个市场随时有可能会跌,但是小孩他没有这些障碍。很多时候我觉得我们看待市场和自身,都是有点复杂,我觉得还是尽量地简单化,达到一种天真的状态,什么时候我们做交易能像小孩玩游戏一样,很累但不觉得痛苦,或者亏得爆仓了还不觉得痛苦的时候,我觉得这是最高的境界。



七禾网23、如果有年轻人想要学交易,您会建议他怎么做?


兼山:我的观点非常明确,我不建议年轻人来做交易,拿我个人来讲,我大一就退学了,当年大一在外面勤工俭学的时候认识一个股票开户的,在那里开了户之后接触到了股票,从此之后就在这个圈子里,除此之后没有做过其他的。所以一个年轻人一开始就做交易,做的时间长了之后,回头一看,生命中只有交易,这是一个最大的悲哀。还有一方面,老天爷把每个人做成不同的样子,它就是希望每个人要去做不同的事,有的人应该去做教师,有的人应该做科学家,有的人应该做个文人,这是社会的多样性,我有时候有这种宿命观。老天爷把每个人造成不同的样子,就是为了让我们充当不同的角色,人生如戏,大家在这个世界上都是来扮演一个角色,很多人觉得做交易来钱快,又不愿意吃苦,年轻人一旦有这种想法是很危险的,我觉得年轻人还是应该通过自己的努力,去奋斗而获得财富,而不是因为做业务、开发项目太辛苦、工资又低,就不做了,干脆做交易。当然有一部分年轻人,他们可能就是很适合做交易,他们生来老天爷就是让他们做交易的,我还是鼓励他们来做交易的。但是这种人是极少的,绝大部分的交易员是不适合做交易的,所以我不鼓励年轻人来做交易,可能100个人里面只有一两个是适合的。



七禾网24、如果有一个交易多年,亏损多年的人来问你“如何做好交易”,您怎么回答?


兼山:我觉得如果他很多年都还在亏钱的话,应该离开市场,可能这句话说得大家并不喜欢听。这个市场中每个人充当不同的角色,有的人来市场中就是来赚钱的,有的人来到市场中就是亏钱的,天道就是如此。我以前很怜悯一些老大爷老太太来炒股票,最后亏得遍体鳞伤,但是我现在没了这种怜悯之心,我觉得这就是一个生态,每个人在社会中充当不同的角色,同样市场也是一个社会,市场中也有不同的人充当不同的角色,有的人在里面就是充当狮子、老虎,有的人在里面就充当山羊,他就是要被吃掉的。如果你强行让一只狮子变成一只山羊,或者强行让一只山羊变成一只狮子是很难的,首先他们没有这种基因,另外你是违背了天道,你说这个山羊好可怜,我把它救下来,那狮子、老虎要饿死了,这也是一个生态,所以我现在没有这种所谓的怜悯。这个市场也是一场戏,大家有不同的角色,该我上场了,我戴上我的面具,我就扮演一只山羊,演好山羊就行了,该你上场了,你来扮演狮子,你把狮子的角色演好。最怕的是,你一个狮子老是想扮演山羊,山羊又想成为狮子。大家的基因是不同的,我告诉你去做一只狮子,你也做不了,我们本来的基因就是做山羊。所以我觉得,好的操盘手都是天生的,他生来就是老虎、狮子,哪怕他暂时受挫了,但是他就像一块美玉,你把它的表层稍微抹掉,它的光辉立马就显现出来。有的人在这个市场中天生就是亏钱的,我这个宿命观可能不一定正确。所以有的时候不要太认真,赚了钱也不要太认真,亏了钱也不要太认真,赚了钱最后不一定能拿得到,亏了钱,有可能老天爷在别的地方补偿你,所以不要太执著于这些东西。以前刚开始当然是想着,我来市场就是来赚钱的,现在我就觉得来市场中大家就是来工作的,大家来当演员,演好自己的角色就行了。有了这种想法之后,你对市场就不执著了,不执著就不痛苦了,所以在执行的时候就没有障碍。


另外我想强调的是,我写的文章也是随便一写,所以我不希望大家太认真,如果有的人受了我的影响,发现我对他的影响很正面,结果他做得很好,那么我写的这些东西可能就是精华。那如果受了我的影响,做了几年之后他反而亏得很惨,那它只是一个思想的排泄物,没有任何的意义。所以我希望对我之前写的那些文章,不需要太过于较真,我本身也不是大佬和高手,所以我写的这些东西,是在我这种状态之下写的,如果有朝一日我成为大佬了,可能写的东西又不一样了。


  评论这张
 
阅读(4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