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拓空

为学日益 为道日损

 
 
 

日志

 
 

专访鲁轶:以最悲观的态度看待风险 才有可能活下来!(转)  

2017-03-01 11:14:53|  分类: 人物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鲁轶简介:

复旦大学语言学学士,计算语言学硕士。在IBM(中国)有限公司任职12年,2015年创立上海与取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与取投资是一家专注于量化投资的策略公司,致力于对市场数据背后的交易行为研究,量化市场风险,主动管理市场风险,积极地服务于国内快速成长的中产阶级的资产增值需求。



七禾网1、鲁总您好,感谢您在百忙之中接受七禾网的专访。贵公司取名为 “与取投资”,请问这个名字的含义是什么?


鲁轶:“与取”的意思其实就是舍得,一开始我取这个名字的时候还有过一些纠结。我们一开始就不做结构化的产品,都是做管理型的产品,我们希望跟客户之间的定位,是一起承担风险、一起赚取收益的,而不是说完全不承担风险来赚取收益,我们自己的投资理念里认为从来就不存在跟风险不匹配的收益。而且我个人感觉“与取”这个词如果用象形文字写出来就更有意思了,“与”是一个手,“取”也是一个手,如果你的手不打开,市场的钱怎么塞到你手上来?“与”就是你把你的手打开,要松一点,这样你才能得到市场该有的利润,基本上是这个意思。我们也一直跟客户讲,投资这个事情,或者更简单地说就是交易的事情,我们不是在投入一个标的,我们就是在赚这个标的在人群中的理解偏差造成的价差,这就是个游戏,这个游戏就是在风险和收益之间取舍的一个游戏,所以我们就把它直接作为名字了。



七禾网2、有很多做量化交易的私募,因为他们的策略本来就已经完成了,可能更多地会去做结构化的产品把规模做大,您为什么不采用他们这种方式,而一开始做管理型的产品?


鲁轶:主要是因为期货这个东西特殊,期货的杠杆本来就是免费得到的,比如说我自己的账户用自有的资金在做,我承受了20%的风险,但其实我的保证金还没有用足,如果说我愿意给客户做担保来做结构化的产品,我还不如先把自有资金杠杆先调大,这有空间。其实说白了,我只能承受这些风险,所以我不愿意再放开这个敞口,那在这种时候,我又想扩大自己总的盘子的盈利,那我只能跟客户一起来做管理型的产品。客户也是一个慢慢培养的过程,我觉得也要跟他们灌输一个理念——要关注盈亏比,也就是所谓对市场时机的一个掌握。盈亏比的最佳甜蜜的时期,就是风险释放掉的时候,为什么不敢大胆地进来承担剩下的仅有的一点风险?而且回报又是相当可观的。我们也一直在讲,我们的定位就是帮助客户管理风险,然后长期复利。前面两点要跟客户一起去培养,要培养他们理念,第三点我觉得他们做起来有难度,知行不合一,在整个过程当中的巨大的波动性带来的呕吐感,这些我们都代劳了,他们就不用管了。所以我们从一开始没做结构化的产品,但是未来可能会做。我觉得现在很多人把顺序做反了,先做结构化产品,再做管理型产品,其实应该先做管理型产品,再做结构化产品。等到你自己承受风险的能力上去的时候,你又有能够充分信任的策略,那个时候所有的市场营销手段都可以免了,到那时再来做可能更合适。


七禾网3、您在去年“双十一”当天下午就把所有品种都平仓获利了,从而避免了当天晚上的暴跌行情。请问您是依据什么能够如此精准地平仓获利,是否在交易策略中有相应的量化条件?


鲁轶:“双十一”的故事还挺有意思的,从最后的结果来看,表面上我们确实表现为比较精确,其实不是精确,只能从概率角度去讲。在“双十一”前几天的时候,行情延伸幅度已经很大了,趋势已经很强了,焦炭已经出现连续十六根阳线了,然后交易所也有反应了,要提高保证金等。我们有个量化子系统在衡量这些东西,当时我没有撤,客户就觉得我是不是有点太狂妄,但是我跟他讲,如果行情就此马上反转的话,确实也没办法,这个钱是我们该退回去的。我们就是趋势跟踪系统先生效,另外一套系统对情绪做了一些界定,当时还没有触发我们的“情绪高点”系统。平仓之后客户看到了,打电话过来问我原因,我跟他说,今天真的是触发了前两天我们在讨论的量化系统的信号,那就必须平。他说,我是不是受了他前两天给我打电话的影响,希望我不要受他的影响,要坚定持有获利仓位,我当时也没话可说。那时候我压力是蛮大的,因为当天晚上一开盘又是巨大的涨幅,其实如果不平仓,仔细算“双十一”晚上夜盘的头一个小时,因为提前平仓又少赚了好多钱,但是当时我也没多想,当天晚上我也没看盘,早早关电脑睡觉了,第二天起来,微信圈里面就吵翻天了。但确实我这样做不能说是精准的,没有精准的东西,而且量化对情绪高点的判断其实是反趋势的,而且它的主要依据也是一些概率。当时我就说,在我们的衡量标准里面,99%的概率当天平仓是可以的。而且之所以我们有这个预判,也是我们以前花钱买来很多教训,比如2015年7月8号,还有2016年也好多次,3月7号、4月21号、7月4号,都有类似的情况,这些事情你看得多了,你就慢慢会去总结一些东西,但这个东西总结出来仍然不是确定性的,如果“双十一”晚上行情继续往上走的话,很有可能最后一段我们就不参与了。当时我想,这样做至少可以让资金曲线平滑一下,因为最后一段行情肯定是不能完全拿到的,那我们就回避掉。与取的投资策略里面都是把任何主观的东西回避掉,也就是人和市场没有关系,人只能借助系统才跟市场有关系,所以这个东西也都是放在系统里面,系统没有说话的话,估计我们也不会平,后来事实证明,我们在去年11月11号平掉之后,11月15号又开仓了,真正的高点在12月12号左右,这个高点你就逃不掉了,别人说为什么这个你没逃掉,因为这个没有触发信号,那你怎么逃?不是所有的高点都能逃得掉的。所以我们在这方面确实是有量化条件的,但不是精准的,是个概率的问题。


我们其实不太讲“双十一”这件事,因为这样对客户的预期的引导不是特别合理,他们就是应该在赚了钱之后接受大波动的,我认为这是没有办法的,但是如果说碰巧进入了这么一个小范围,那我觉得大概率我们能捕捉到的时候,还是可以捕捉一下的。



七禾网4、去年开始商品期货波动明显加大,您认为像去年“双十一”晚上的行情以后是否还会出现?对于程序化交易者,应该如何避免或减小在这种极端行情中的损失?


鲁轶:第一个问题,我觉得肯定会出现,而且事实上真的出现了,“双十一”之后我们的情绪子系统在商品市场上没有触发,但在国债市场上已经触发了,国债第一波暴跌的时候,跟去年“双十一”的情况类似,其实我们也可以做得很好。当时我们几个大的账户因为流动性原因没有做它,但是我也一直在观察。所以我觉得像“双十一”那样的行情肯定是还会出现的,而且随着趋势跟踪策略的盈利性会吸引更多的人进来,这样的行情肯定是要反复出现的。


对于第二个问题,我觉得对我们做程序化交易的人来说,就是做顺势交易。首先我觉得要有个心理的底线,就是说这样的极端行情要接受,然后再来考虑如何做优化。有时候如果你先考虑优化,你可能就不能接受这样的行情,反而会影响整体的战略布置。我们有几个朋友,他们当时自己也在交易,但是他们全部都接受了,他们也过得挺舒服的,赚到该赚的钱就可以了。在这个过程中,如果真的要去避免,我觉得还是要对人有更多的研究,因为市场中交易的确实不是这些品种,而是背后的人的博弈,我觉得顺势是因为人的思维惯性,高点是因为人的情绪疯狂点,我们能对惯性做量化,那我觉得应该也有某些方法可以对这种情绪的爆发点做一些量化。传统的那种超买、超卖其实就在研究这个,只不过它的研究思路是不是一定正确?大家可以按照自己的想法再去想想,我觉得这是一种有益的思考,老子也经常说,阴阳是要互换的,所以这方面的研究肯定是有价值的。



七禾网5、近期“阿尔法狗”在和世界围棋高手的对决中取得60连胜的成绩,您认为未来在交易中拥有人工智能的“机器人”是否会占主体地位?有越来越多的人参与到程序化交易当中来,您认为程序化交易是否会越来越难赚钱?


鲁轶:我认为机器人不会占主体地位,我觉得交易其实就是逻辑和程序,或者说逻辑到系统,再到程序,程序只是表现在执行层面。围棋比较特殊,它跟交易不一样,是一个很封闭的规则,是有限规则集,据我了解,像国际象棋等,都是在做一个路径打分的事情,也就是在这一步你走了之后,别人有什么应对,就跟博弈论的决策树一样。这个过程可以一直穷尽,穷尽到最后,然后把每条路径再反推回来,选一条最优路径,再决定现在走什么。但人的记忆力有限、内存有限,所以做这个事情就做不过计算机。但交易是一个相对非常动态的环境,它的规则也很动态,比方说这段时间可能趋势交易的人多一点,那段时间可能套利的人多一点,不同的市场阶段会吸引不同的人进来,它经常会变。而且你也不能一味定性市场是由震荡和趋势构成的,趋势还有不同的节奏,震荡也有不同的波动性。所以我觉得从现有的认识来讲,交易很难被描述为一个有限规则集的东西,所以未来机器人在交易中占主体地位我认同,但是拥有人工智能的机器人占主体我不太认同,因为最终交易逻辑还是人赋予的,特别是对机器学习我是不太认可的。我以前做过一段时间自然语言理解的研究,当时我们拼命地想把自然语言全部规则化,理解所有语言的规则,然后教会计算机,事实证明这个事情失败了。


有越来越多的人参与到程序化交易当中来,应该说,坏的程序化交易肯定会越来越难赚钱,因为程序化交易只是一个表现形式,真正最重要的还是人的思想,如果你的思想是不正确的,或者本来就是趋势跟踪策略要批判的那些人性偏向主导下设计出来的程序化交易,那肯定要出大问题的。就像长期资本管理有限公司,有那么多诺贝尔奖得主,他们搞了一堆数学东西,但到后面也失败了。所以我觉得市场本来就是难赚钱的,不是说程序化来了会让这个事情变简单,永远是不会简单的,但是市场是个零和游戏,有人输了钱就一定有人赚钱,你只要保证在这个人群当中,你是处于金字塔塔尖的位置,那问题就不是特别大。这本身就是个很高的要求,需要你不断去变化,市场本来就是变化的,从来没有静止过。你如果真的抓住了市场的精髓,把它变成一套规则,这要取决于你的规则考察的一些数据来源,它就是能够适应动态的。比如你不能说只做螺纹钢,螺纹钢在最近5年的表现里面确实是绝对的王者,但是未来呢?你不知道,也许螺纹钢被热卷替代了,或者被别的某个明星品种替代了。


七禾网6、现在有很多量化机构,很多个人投资者也在做量化交易,会不会出现一策略的同质化非常严重,导致收益收窄的情况?


鲁轶:从套利来讲,如果大家都同质化的话,市场就没有套利空间了。但趋势跟踪不一样,如果大家都做趋势跟踪,趋势的惯性会更大,但是它在反转的时候也会非常剧烈,如果大家都来玩趋势跟踪,我是欢迎的,它就让趋势更延续了,没有人去做反趋势,那趋势一旦起来之后,它就是一个一直迭代的过程,但是就会出现去年“双十一”这样的行情,所以你就必须在这块去优化。如果这些问题足够引起大家重视,优化的人足够多,它就相当于又把趋势交易的人淘汰了一部分,市场其实自己在平衡。套利也是一样的,价差收窄到一定程度之后让做套利的人活不了了,赶掉一些人之后它波动又开始放大了。所以有越来越多的人做趋势跟踪挺好的,大家一起趋势跟踪,这只会让主力机构很难去坐庄,我们没有主导市场,我们还是跟随市场。对我们来讲真正的难题是策略肯定会有一定容量,自己心里面还是要有一个终点,做到那个地步就差不多要见好就收了,还是要功成身退的,一直做下去就会出问题了。


七禾网7、您在交易期货之前从事软件方面的工作,是怎样的机缘使您转到期货程序化交易上来?在程序化交易方面,您认为编程能力和交易逻辑,哪个更重要?


鲁轶:我本科是学语言学的,语言学就是了解人类语言是怎么样的,在国外它是自然科学,在国内把它归类在文科,也因为这样,我学了一些历史、哲学的东西,觉得蛮有意思的。到研究生阶段,当时需要人,我们大家都去做自然语言理解,当时的思路就是从语法的规则入手,所以编程方面就做了很多东西。毕业之后一直从事软件相关的工作。当时自己也在做股票,做股票一直是价值投资,谁都从价值投资入手,就是要做坚定的价值投资者。当时觉得还挺好的,因为我2006年进股市,2007年、2008年没亏钱,因为我就是价值投资者,但是后来问题就来了,到了2008年大跌之后,我觉得很多股票都很有价值 ,香港的港股像东航才6毛6,6毛6的价格买不到,9毛6肯定是买得到的,但是买完之后问题就来了,到底什么时候把它抛掉?涨到1块6翻了一倍很开心,后面很快一天就跌掉20%,来到1块2的时候,你就绝望了,这个事情对我来说印象太深刻了。做价值投资有一点蛮好,你不会亏钱,但实际上你要赚钱也很难,然后你仓位还不敢大,大了之后你晚上睡不着觉,还很纠结,而且说实在,价值投资不应该关注市场波动,但是其实你会关注得越来越细,所以整个人的状态就不太好,那个时候我就把股票停了停,就想想看人家专业的玩法到底怎么玩的。我就去学了CFA,CFA学完之后,发现6大本书里面其实5本都没什么用,有1本倒蛮好的,它是讲量化风险管理的,就是讲配置的时候怎么样去做风险评估之类的。当时我在想,它怎么花那么多篇幅去讲概率这些东西?碰巧这些东西是我以前最熟的,然后我就看看这些东西怎么来做,就到2011年左右,脑子有点开窍了,觉得应该做交易系统,应该完全用技术的东西来做可能会更好一点,不是那种技术预测,而是用技术跟随来做。所以那个时候因为只接触过股票,没接触过期货,所以先做股指ETF,股指ETF的量大一点,因为那个时候已经知道了单纯追踪个股是不靠谱的,个股太随机了,要追踪指数,所以就做指数的ETF。但指数ETF就有问题,就是不能止损,这个问题就很大,又想做小周期,想赚点快钱,然后就把眼光放到股指期货上,做了股指期货之后,就发现商品一样可以做,然后就这样一步步开始做期货。所以我们做期货程序化交易还蛮早的,2011年左右就做了。


在做的过程当中,编程能力和交易逻辑其实都重要,如果要说哪个更重要一点,那肯定是逻辑更重要,如果逻辑不是最重要的,那IT工程师肯定都是最赚钱的,但事实情况不是这样的。但是具备IT能力跟不具备IT能力,在同样有思想的人那里,就会有差别,如果不去学一点程序的话,思维的发展轨迹会迭代得慢,不像我们迭代得很快,我们有想法就马上试,这些想法数据通不过就否定掉了,就不会在上面再花太多时间去纠结了,但我们基本上就没有这个障碍,而且现在数据又那么开放,平台又那么多,随便找工具去测一下,就可以知道整个效果,所以这两者肯定都是很重要的。但是过分强调编程能力肯定也是有误区的,编程能力的作用一个是数据验证,第二个就是执行的时候可以帮助大家缓解压力,但学点IT肯定是很有必要的。



七禾网8、请问您当前交易中总共有多少个策略?各个策略的特点是什么?策略之间是如何配合以及分配资金的?


鲁轶:从大的策略来讲我们只有2个,一个是以期货为工具的趋势跟踪策略,期货简单;第二个就是以股票为主的指数增强策略。


以期货为主的趋势跟踪就相对来说比较简单,全自动执行,因为全部可以自动下单,它的特点就是每年收益稳定,但是波动也会大一点,然后需要一些比较好的择时判断。股票就是指数增强单边持多的策略,它最大的好处就是本金回撤很小,但是伴随着的是收益是比较大周期的,可能中国市场5到7年才有一次真正决定性的行情,然后它没有办法做到收益率比较高,这也跟它不能用杠杆有关系。


策略之间我们没有做太多的分配,因为每个策略本身已经具备很好的分散性了。像趋势跟踪策略它能够容纳的资产门类现在只有外汇没有,国债、期指跟商品都有了,外汇估计也不太会推出,但如果做美元资产是可以的。股票也挺好的,因为股票本来也是很分散的,我们也是大量分散地持仓,所以本身它们之间不需要太大的配合。但是我们也会在这两个策略之上去帮助客户搭FOF,就是说多少资金配股票、多少资金配期货,然后在不同时间点募集的FOF我们可以跟底下的子策略做一个择时的匹配,这样搭配出来的产品可能资金曲线比较丰富,本金回撤很小。我们做了这个事情之后发现,跟国外的一个榜样公司——元盛资产做得很接近,元盛也就3个方面,一个是期货,一个是做股票持多的,其实也就是一个指数增强的产品,另外一个就是把这两者结合起来的混合型的,其实我们也做这3类,跟他们很接近。



七禾网9、对于不同品种,仓位和资金是如何分配的?是平均分配的,还是有所选择有所侧重的?


鲁轶:结合相关性下的平均分配,就是太相关的品种打包在一起作为一个类别,跟另外一个类别就配成一样。比如螺纹钢跟热卷就作为一个类别,豆油、菜油、棕榈油作为另外一个类别,在考虑相关性之后做一个平均的分配,这样比较合适一点。我们的仓位其实考虑得蛮简单,我们就考虑最坏的情况,最坏的情况就是客户给我们一次授权的风险,能够止损100次没有问题,就是用这种方式。如果有些客户对风险看得比较紧、止损线非常严的这种资管产品,我们可能考虑能够止损200到300次以上,就是必须让概率发挥作用,通过这种方式去分配资金量。我们仓位最高的产品就是我自己的账户,可能接近8到9倍的杠杆,比较低的可能2倍不到的杠杆,这就取决于客户资金的需求。我觉得我们通过量化提供的服务有一个很大的好处,以卖衣服来举例子,我们就是做量身定制的,完全是根据客户的风险去定制的一些产品,我们现在可以做的定制性非常高,而且也不增加我额外的负担,最后这些钱都可以混在一个账户里做,但是表现出来就是大家都是量体裁衣的。



七禾网10、一个交易策略从开发到实盘,需要经历哪些步骤和过程?


鲁轶:冠冕堂皇地讲,无非就是要上模拟盘,但实际的过程中就是要在上面反复亏过钱,或者说错过一些行情,亏过钱后带来的就是真金白银的一些教训,这些都是机会成本,亏钱是一个必经的过程,而且这也是一个真正的门槛。其实到最后还是钱的门槛,有没有人愿意出钱让你来亏,或者说你是不是已经在这个过程之前已经先赚到了这笔钱,我觉得亏过钱是最重要的。



七禾网11、您认为“交易的本质就是风险管理”,请问对于单个品种,您是如何设置止损的?对于整个账户,您是如何控制亏损风险的?


鲁轶:这也是跟资金分配相关的,我们的止损也是考虑相关性的,然后整体的风险一开始就要想好,这个账户必须做够多少次,这样每次下单的量就会比较小,基本上逃不出这个概率的范畴,市场一定在多少次之后就起来了,因为我们毕竟有大量数据的支撑。而且我们还随时监控我们同行做得怎么样,这个也是蛮重要的,像蓝海密剑这样的活动,还有在七禾网当中,同行做得怎么样我们也比较清楚,他们现在的压力到哪个点我们也比较清楚,所以有这些数据判断我们做事情很就有信心了。



七禾网12、程序化交易的标的会随着主力合约的更替而更换,您的策略是直接运行在主力连续合约上,还是运行在指数合约上,然后映射到主力合约上交易?


鲁轶:我们不用指数合约也不用主力连续合约,我们只用直接的交易合约,如果这个合约已经不是主力合约,那我们就换到下一个合约上去做。回测也是尽可能用真实的合约数据来做会更好一点。



七禾网13、程序化交易中滑点是一大难题,请问滑点对您的交易影响大吗?您是否有通过一些方法来减小滑点的影响?


鲁轶:滑点肯定是一个很大的问题,像有些品种其实流动性还可以的,但是有时候这个价格大家都是追的,所以是会有影响。但也跟管理的资金量有关,我们现在的管理规模还不是很大,总共也就一个亿,所以滑点对我们的影响还不算很大,但是规模再上去肯定会有影响,但我们已经做好准备了。而且这一块我们的想法也比较成熟了,就是用一些算法交易来做订单执行的管理,到时候拆单、追单等做法都会规则化。但是因为我们是中低频交易,滑点的代价肯定是要接受的,如果说单子不能成交跟滑点大相比,两者之间做取舍,那肯定是成交优先,滑点大也要成交的。



七禾网14、有些人认为程序化交易策略应该定期调整或更换,有些人认为交易策略产生后就不必更改,您是如何看待这个问题的?您的交易系统是否会定期调整参数或者更换策略?


鲁轶:策略是不能变的,但是背后形成策略的逻辑本身应该已经把变化性考虑在里面了,它已经是为变化性而设计出来的策略,而不是还需要变化。它本身应该不是个静态的东西,静态的东西才需要经常变,如果策略本身就是动态的,那就不需要变了。而且我觉得一个策略要真正实盘,有两点很重要,不能说它赚钱了,或者说它资金曲线好看,或者风险小,而必须是它具备简单性和普适性,简单性和普适性是非常重要的一个考核标准。策略真的足够简单、足够普适之后,它才有可能真正具备应对变化的能力,所以我们不会去调整参数或者更换策略,我们所有的策略都用同样的参数,甚至于对震荡和趋势也不判断,哪能判断呢?判断也会判断错。



七禾网15、您表示做交易要顺势而为,赚对手盘逆势犯错的钱,请问您是如何定义趋势的?您怎样理解顺势和逆势?


鲁轶: 首先趋势不用定义,它是比较简单的,只能说通过不同的方法去描述。你可以回顾一个月,也可以回顾两个月、三个月,只要现在的价格比以前高,那现在就是牛市。而且在我们的定义当中比较简单,别人先分趋势和震荡,我们连震荡也不分,都认为是趋势,那就更简单了。如果今天的价格比一个月前的价格高,那这一个月就是牛市,这一个月价格比前一个月低那就是熊市。但是你可以多维度来划分,可以分24个月,也可以分12个月,就看你的交易周期。


至于怎么理解顺势和逆势,你在赚钱的方向上那就是顺势,这个也比较简单。



七禾网16、您认为“投资的本质是长期稳健复利增长”,请问您如何看待长期复利和短期暴利?


鲁轶:短期的暴利就是不该赚的钱,你赚到了,长期复利就是你在赚你该赚的钱,用时间去赚你该赚的钱,不要错过你不该错过的行情。去年“双十一”虽然我们省了一些钱,但我们知道,这也是不该省的钱,所以还是要小心一点,不是每次都能省得下这个钱的。你的过程对了,得到的结果才有意义;你过程不对,光看结果都是没有意义的。用结果来评判,你的立场就很容易变动,也就是经常会换策略。我们不能用结果来评判,因为好的东西也需要运气,再好的一个过程,没有运气的因素,它也发酵不了,就像现在很多很好的趋势跟踪交易员都在亏钱,这个就是运气差一点,方法绝对没有错的,但是行情就是要折磨到他认为方法错了,那问题就来了。所以利这个东西只是一个结果,是很表面的一个东西。



七禾网17、就您看来,要实现长期复利,必须做好哪些方面,具备哪些要素?


鲁轶:首先市场经验肯定要有,因为有了市场经验才有自己对市场一些正确的理解,才会有正确的方法和行为,然后就是知行合一,就是知道的东西你最终也要做到,但是知行合一的过程当中,有一些不可缺少的要素,比方说你必须要有钱,或者你有足够的能力和资源能够说服身边的有钱人跟着你一起干,没钱你肯定做不了这个事,因为它本身就是要承担风险的。比如像坚持、耐心、客观这些东西,说白了就是要看淡一点钱,也就是你既要有钱又要看淡钱,才有可能真正地做好这些事情。



七禾网18、2016年商品期货比较火爆,以黑色系品种为代表的商品期货大幅波动,就您看来,2016年商品期货火爆的原因是什么?


鲁轶:原因就是它能赚钱,更本质地讲是因为大家要理财,资本市场几个配置大类里面,很明显现在掰着手指头算也只能是商品期货,而且大家越来越明白期货市场是一个更公平的市场,在里面你如果管好自己的话,还有稍微大一点的可能性能盈利,所以我觉得这个主要还是因为期货本身的一些特点吧,所以能够吸引资金进来,所以行情就会比较大。



七禾网19、您认为2017年商品期货是否能延续2016年那样的火爆行情?


鲁轶:这是肯定的,因为从大类资产配置去考虑的话,参与期货市场的实际保证金的趋势来讲,钱也是越来越多,说明行情肯定会越来越大。我觉得波动性应该也会增强,钱越多就说明进来的人越多,就越难琢磨这帮人到底在想什么。这两天的波动性大家都已经领教了,以前都没碰到过这样的波动性。你如果比较乐观地去看待风险,现在就有麻烦了,你必须以最悲观的态度去看待风险,当它真的来的时候你才能活下来。


七禾网20、目前商品期货市场相对比较火爆,有大量资金涌进来,可能很多不专业的投资者不会去找专业的机构来做,更偏向自己来做,对于这种情况,您有什么建议?


鲁轶:人生如果跟二级市场发生关联,光明在两端,中间都是黑暗期。如果说不想碰,那也挺好的,社保现在也还能支付,就是过着这种上班、退休的日子也挺好,完全不必以交易为生。如果真要进来,那要么就是交给专业的人做,要么就是自己努力提升自己。但我认为通过努力提升自己,最终能够挣扎出来,真的不容易。也就是刚才讲的,编程能力和交易逻辑哪块更重要,我觉得都重要,缺一不可。有些客户已经被我们引导得说的话都和我们一模一样了,他也看得出我们的单子哪些是按照正常逻辑,哪些是有小的处理,但是如果要他自己做,他还是欠缺的,技术能力、数据分析能力、驾驭能力还是不一样的。你要做数据分析,要入手,你要有这个能力,然后要能够真正做到知行合一,也就是执行到位,只有这样才能脱颖而出。个人投资者的门槛主要是资金少,第二就是他也不可能像我们这样花这么大力气去做这件事情。有时候我也跟客户讲,我已经讲得这么细致了,但是他过两天又来跟我讲一个观念,好像也不是之前他点头说讲的好的那个,但是后来想想,这对客户要求太高了,他也不可能像我们这样,他有很多事情要做,他怎么可能像我们这样正儿八经认真地来看交易这件事情?他有他专业的事情,所以这还是个分工合作的时代。就是要找到认真负责的投顾,跟他建立一种合作关系,这是非常好的,好的投顾是真正稀缺的资源。



七禾网21、您2006年开始交易股票至今,请问您交易股票的策略和交易期货的策略有哪些异同?


鲁轶:两者主体思想都是一样的,要顺势交易;股票跟期货不一样的地方,主要体现在杠杆,股票是没有免费杠杆的,所以我们必须在合适的时机去精选一些个股,这就是所谓的股票选股的一些子模块。期货是不需要选的,期货就是广撒网的方式,这个是最好的一种做法。然后从整个交易的盈亏比和胜算来看,股票我们在进出个股的时候,胜算更高一点,基本在50%以上,但盈亏比会低一点,但是期货就不一样了,期货胜率偏低一点,但是盈亏比比较大。



七禾网22、您在期货和股票上的资金是如何分配的?您对2017年的股市怎么看?


鲁轶:没有固定的比例,就是根据资金到位的时间点、这两个策略的盈亏比去配,盈亏比更高的子策略在那个时间点就获得更多的资金。


现在股市和商品应该都是在一个很好的可配置的区域。我是这样理解的,股票没有一支股票是长线一直能够赚钱的,但是如果把我们的策略的资金曲线认为是一支股票K线图,那这就是长线大牛股,像现在这个点都是属于中途回调,是可以抄底的股票。所以说股票就算3000点跌破往下,那我们也是小亏点钱就走人继续等。



七禾网23、近期股指期货有所松绑,如果股指完全恢复正常交易,您是否会考虑把股指重新纳入交易品种?您认为股指期货松绑对商品期货和股市会产生哪些影响?


鲁轶:如果说股指能够恢复到我需要的流动性和手续费,保证金占用不影响我整体杠杆的使用的话,那我肯定会考虑的,因为资产配置需要。在现在这个条件下,我们还是没有做,而且我们股票也在做,所以我们也不怕股票市场一旦起来,会对我们现有的客户有影响有冲击,我们部分资产还是配在那,就可以了。


股指松绑的影响很多冠冕的东西经济学家都已经说了,股指松绑对商品期货来说肯定会有资金分流,但问题也不会特别大,现在资金量很大,现在真的不差钱,钱太多了。对股市,我是看多的,我们还做多股票。



七禾网24、您喜好中国历史,在历史上是否有您比较佩服的人物,并且能从他们身上学到交易所需的品质?


鲁轶:中国历史,二十四史,就是帝王的家谱史,都是讲英雄人物的,要说佩服的人肯定很多,但其实看到后面,就发现真正牛的人其实是司马迁,一方面我们能看到的历史都是拜他所赐,他把这范例给开创好了;另外一方面,司马迁个人的经历也很牛,他被毛主席引用的一句话——人固有一死,或轻于鸿毛或重于泰山,用之所趋异也。这句话我的理解跟毛主席的理解不太一样,毛主席是说一个人要有正气,要做一些真正重要的事,但太史公的话激励我尽快找到自己喜欢的事情,做一些自己能成就的事情。你说交易所需的品质,可以列出很多,比如耐心、坚持,但最终的根源还是因为你喜欢这件事情。像司马迁这样的人,就是因为他太想把这件事情做成了,所以他在那样困顿的环境里面才能坚持下来,这个是不容易的。



七禾网25、您多次参加蓝海密剑实盘大赛,也取得了优秀的成绩。在比赛中有很多其他高手,这其中哪几位高手是您比较佩服的?您认为在他们身上有哪些品质是值得学习的?


鲁轶:像严圣德我就蛮佩服的,他坐在台上,在聚光灯下讲的话还是真话,这就很不容易。


在市场中能做到长寿的交易者身上的品质,其实大家都一样的,就是把这件事情看得比较淡,在困难的时候能够挺过来,最终才取得成绩。



七禾网26、贵公司自2013年实盘交易以来,每年都取得正收益,您认为能取得每年正收益的主要原因是什么?在这期间,是否经历过比较难熬的时期?


鲁轶:主要原因就是我们是在做正确的事情,而且运气也比较好,2013年到现在,每年行情都在逐年增大,里面有很大的运气成分,我相信如果接下来真的碰到震荡时期,大家也要做好准备。


难熬的时期是经历过,我们最难熬的时候是从我做自己的账户到做别人的账户,这个过程中有比较难熬的时期,主要原因是,客户的人性很简单,一定是在你赚钱的时候愿意大量投给你钱,但如果说你定力不足或者经验不够的话,在那个时候接的钱其实是烫手山芋。我为人比较直率,也会跟客户较较真,其实不要较真就好了,有时候太想说服别人了,这个我自己也要反省一下。



七禾网27、贵公司的微信公众号中有个“与取图书馆”的栏目为投资者推荐书籍,请问对您影响最大或者您最推荐的是哪几本书?


鲁轶:里面的几本书都是我平心而论去推荐的,我觉得对我影响大的,交易、理财方面《富爸爸穷爸爸》是值得一看的,它其实已经告诉你最大的一个方向怎么走,就是说你需要先参与二级市场,因为这个市场是允许你用小风险去逐步积累财富的;然后再做房地产市场,这是一个批量投入风险的过程;最后才是去开办实体。所以我也是一直在实践这样一个理念,到现在十多年了,还走在这条路上。然后我觉得《趋势跟踪》是本很好的书,而且我讲那么多话,都不如大家认认真真地把这本书看一遍,我讲的东西这本书里面都已经讲了。还有《世界尽头的发现》也蛮有意思,那本书对我个人比较有意义,未必大家都喜欢。我自己真正开始走独立的这条路,其实就跟书中这些人一样,就是在探索这个世界的轮廓是怎么样的,前面都是未知的,我当时就特别想知道他们是怎么样一种心态,前面根本没人去过,你为什么还敢往前开?而且没有地图的,不像我们现在知道前面是可以登陆的,他不知道前面可以登陆,也许世界真的前面就像悬崖一样突然下去,你怎么办?所以我觉得这本书对我影响也比较大,就是碰到一些事的时候看一看,挺有意思。



七禾网28、请您介绍一下贵公司的情况,有多少成员组成?分工是怎样的?


鲁轶:我们现在核心团队就3个人,我是主管策略的研发和执行,还有一个同事专门负责做市场营销和机构合作,跟客户讲解策略的理念。当然还有一个同事负责风控,财务出身,主要是对整个净值的一些数据的监控。大家都很努力,也很快乐。



七禾网29、现在私募机构众多,各有各的特点,请问贵公司的核心优势在于哪些方面?


鲁轶:核心优势就两点,一个是非常精细化的风险定制,我们就是要做西服店里面最高级的那种,伦敦萨维尔街的那种西服定制店,就是帮客户精确到小数点后两位的这种风险定制,都可以做;另外一点,我们简单透明,我们经常有客户沟通会,对现有产品的一些运行情况沟通,包括我们的持仓都不是秘密,我们每天都可以把持仓方向告诉大家。真正的核心是在正确的方向上你到底持有多大的仓位,但方向真的是不重要的,方向可以大家一起去探讨都没有问题。



七禾网30、请您谈谈您个人未来的投资规划,以及公司的发展规划。


鲁轶:个人的投资规划,应该还是会在二级市场上继续投吧。公司的发展规划,那肯定是先赚到钱,有钱才能好办事,这也是《富爸爸穷爸爸》里面讲的,现金流先要做好。有钱的话也是希望鼓励更多好的人跟我们一起,我也会与他们一起来做量化策略,因为我们现有策略的资金容量以期货来讲有10亿到20亿,股票的容量那就更大了,50亿左右。所以光是我们现在两个策略,已经能满足很大部分的需求了,但是如果在这过程当中能够发现真的可以合作的人,那我也很愿意与他们一起来做这个事情。


  评论这张
 
阅读(5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