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拓空

为学日益 为道日损

 
 
 

日志

 
 

4位盈利过亿的大佬坐在一起谈2017投资机会(转)  

2017-01-20 15:00:21|  分类: 人物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月14日,在2017中国金融衍生品投资论坛暨第八届“蓝海密剑”中国对冲基金经理公开赛颁奖典礼上,农民哲学家傅海棠与本次大赛中3位盈利过亿元的 “元帅”刘福厚、于忠和严圣德在圆桌论坛环节对2017年的投资机会进行了分享交流,以下是七禾网对圆桌论坛的文字整理。



主持人:首先介绍一下傅海棠先生,傅海棠先生在2016年的盈利超过了70倍,用1500万的本金,做到了10亿。大家最好奇的问题是,您在1年时间实现70倍的盈利,您总结一下其中最大的诀窍是什么?


傅海棠:最大的诀窍就是对市场的准确预判。


主持人:怎么做到对市场的准确预判?


傅海棠:基于供求研究,供求决定价格,市场运动遵循天道规律,价格趋势源于供求动力。供需决定价格,万变不离其宗,这是核心和本质,抓住了核心和本质,我们做起盘来就得心应手,可以说能达到出神入化的境地。


主持人:前面说的供求决定价格我们容易理解,经济学第一堂课就学这个,我们在座的所有人也都知道。问题是如何达到出神入化的境地?


傅海棠:关键是要对你所做的商品有基本的了解,要对这个行业有清晰的概念,它的上、中、下游,它整个的产业链、生产环节、贸易环节、终端的需求环节、生产成本等等,你要有一个清晰的概念。这里面最主要的一个指标,就是库存,库存最能反映供求关系。我们一般的研究员存在的最大一个问题是看数据,但是数据往往是不准的。


主持人:您是怎么把数据搞准的?


傅海棠:看库存,库存的数据是真实存在的,这个基本上不存在虚假的问题。


主持人:哪些数据会虚假?


傅海棠:比如一些农产品的单产情况、总的产量情况,这些数据不是虚假,而是很难搞准确。另外即使大幅减产,国家也不能直接说今年大幅减产,国家只能说有所减产,国家要是说严重短缺,那大家就一哄而上,那不是抢了吗?物价飞上天,造成社会不稳定。


主持人:给我们举个例子,怎么去解读库存,比如说您在2016年哪个商品、哪一波做得最经典?


傅海棠:我就说铝,大概在2015年12月13日,东航金融和上海期货交易所联合到甘肃、青海去调研铝的实际情况,走了很多企业。走了一圈,我就有个感觉——需求太好了,虽然过去几年铝的企业大幅度亏损,这个亏损和盈利在我的概念当中无所谓,亏钱和赚钱无所谓,关键看产出、产量,产量在那里,就是财富源源不断地在增加,中国的财富就源源不断地在增长。亏钱赚钱是账面问题,只要没停产,每天大量的铝锭和铝水生产出来,我们中国的财富就源源不断地在增加,国家富强不富强不是以赚多少钱为标准的,而是看生产了多少财富。所以说铝的企业虽然过去三年亏得管不起饭,一个几十亿、上百亿的企业,管饭都管不起,可是它的生产量在加大,库存在降低,价格就要涨。如果说没有需求,那库存是怎么下去的?原来铝锭一个月的库存变成一个星期,不能再降了,再降可能运输跟不上,下了一场雪,可能就要断货了。大家说经济不好,可是生产量还在加大。这说明需求比原来要好,所以说那就见啥买啥,逢低做多!


主持人:有两个总结,第一个做商品期货投资的朋友们一定要去实地考察;第二点去实地考察的时候一定要提个要求——我想在你们公司吃一顿盒饭,如果对方拒绝了你,那就说明能买?


傅海棠:能买,就差不多了,物极必反。


主持人:所以大家空着肚子去调研,被气饱了回来,然后就能赚钱了。傅总有很多名人名言,我希望他能跟我们分享一下,他现在名人名言的比例程度已经仅次于陈光标和凤姐。他的名言包括,“人的生命是有限的,要赚大钱必须要赚横财”,“做期货50%不叫回撤,亏了70%到80%都很正常”,“做多才能赚大钱,看准就要重仓”。这几句话请您给我们解释一下,能说明您投资的哪些核心逻辑?


傅海棠:“人的生命是有限的,要赚大钱必须要赚横财”,有句俗话,“马不吃野草不肥,人不得横财不富”,一步一个脚印这只是说说的,但是不现实,人的生命是有限的,哪有那么多脚印?20岁刚刚毕业,30岁还没有进行创业,一晃40岁了,儿子长大了,换班,把你换下去了,那就没你的份了,所以生命是有限的,日月如梭。


做期货本身是有风险的,没有风险承受能力的投资者最好不要自己做期货。回撤不回撤是小事,关键是我们要找到能够看对和准确预估行情的方法,这才是我们最大的风险。回撤这么多看似风险很大,其实并不大。找到准确预判行情的方法,尤其是对时间节点的准确把握,时间节点要把握准,把握得准就是你买进去就要涨,你卖出就要下跌。


主持人:你有没有遇到买进去就跌,卖出就涨的情况?


傅海棠:有的,不行的话我也跑,不计价位,看错我就跑。所以掌握方法是最重要的,最大的风险来自于对行情的看错,你风险体系控制得再好,只要你看错行情,你止损再及时,大不了还是亏,无非是一次亏完,还是十次亏完的问题。所以要准确预判行情,只要方法正确,亏钱是打折,赚钱是翻倍。


关于“做多才能赚大钱”,我解释一下,我也做空,但很少做空。在期货市场,多头和空头盈亏比是不同的,大概率来讲,空头从来就不是多头的对手,如果说抓阄做,不加分析,抓着多就永远做多,抓着空就永远做空,长期来看,这一波或者这一两年可能没问题,如果长期下去,做空的必输无疑。这里面有几个问题,今天来的人也比较多,我希望跟投资者分享一下,这是我的机密,赚大钱的诀窍,我也不保密。因为在熊市当中,跌100%的熊市没有,往下跌从来都是打折,这几年当中跌得最狠的一个品种是镍,从48万跌到6万多,也就跌了80%,跌了好几年的时间,中间的回撤和反弹空头就受不了,还有换月的贴水。等开涨了,几个月就翻倍,像2016年的双焦,焦炭从500多的价格涨到2200多,铁矿从280涨到600多,在很短的时间内就翻了几倍,空头3年赚的钱,可能3天就亏光,多头3年亏的钱,可能3天就赚回来。这也不代表我不做空,我有时候也做空,就是在某些价位之下,你要小心做空,尤其像去年这个时候,商品不要钱了白给,你还在放空,那这个事就危险了。刚开始涨的时候还是比较缓和的,给了空头活路,三个涨停板扩板不打开,哭都没地方哭。我为什么说要逢低做多?因为牛市比较好确定,历史上从来都有底没有顶。


主持人:接下来是刘福厚总,今年能拿到我们“元帅”的勋章也是非常不容易的,投资业绩肯定是非常棒的,其中有个要点,刘总抓黑色行情抓得特别准,其中有什么秘诀和我们分享一下?


刘福厚:我本身就是做黑色品种贸易的,对商品了解多一些,能够及时地发现大的机会。


主持人:我们从基本面来分析,您是通过微观层面还是宏观层面来判断交易机会的?


刘福厚:主要还是微观的,就是刚才傅总说的,主要是看库存,当时的黑色系,尤其是煤炭,出现供需错配的情况,钢材的产量创了历史新高,焦炭、焦煤出现了历史最低的供应量,那从这个逻辑来推理,它的价格就要创新高,最后焦煤是创了历史新高,焦炭创了次新高,供需关系是最主要的。


主持人:对于煤炭的价格上升,不管看宏观还是看微观,其实得到的结论是比较一致的,为什么就您和傅总能够脱颖而出?


刘福厚:其实基本面数据对每一个人来说是公平的,但是很多人对数据的认识是不同的,就我刚才说的,需求最大,供应最小,价格肯定要涨,这个谁都知道,可是同样的数据摆在不同的人面前,看法不一样。


主持人:您能不能给我们举个例子,同样的数据,为什么您能看得跟别人不一样?


刘福厚:我们做现货多年积累的经验,能及时地发现商机,没有做过生意的,同样的数据摆在你面前,你是看不出的。


主持人:对于在资本市场做交易的交易员来说,这可能是一个很难逾越的坎,因为您做过现货。


刘福厚:我觉得我们做现货再做期货是有优势的,我到现在现货做了33年,对各种价格的变化、预测有感觉,就是现在年轻人说谁见谁有感觉了,我们是对数据有感觉。


主持人:双焦2017年的行情和2016年相比如何?


刘福厚:我觉得今年的双焦绝对比不上去年,甚至按我的看法,要下跌,它涨得太快了,利润太大,尤其是焦煤,有些煤矿一吨利润能达到1000元,去年价格涨了3倍,那么今年回调一些很有可能。


主持人:谢谢刘福厚总,接下来有请于忠总,您也是做现货出身的,做现货出身的人来期货市场交易,优势在哪?


于忠:做现货出身的人,可能做的年份比较长,对一些数据的理解比较深刻,不单单从数据表面看,还能看到一些现象,现货的一些现象,以及一些行业规则,所以这是他得天独厚的优点。而且中国的商品等级多,很多做期货多年的人也不知道那商品是干嘛的,不知道它的等级是什么,算不清楚它的仓单成本到底是多少,基本上大多数人都做不到这一点。单从焦煤来说,99%的人算不出到底仓单成本是多少,所以说现货里面水比较深,而且大宗商品的专业性都比较强,这方面的缺陷也不是一时半会能弥补的。不是说一个大学生、一个研究生去考察一下去就能明白的,也许你看到的是假的,也许你看得只是一知半解,所以回来汇报的时候可能就汇报错了,领导也会错意了,可能被他说得领导也做赔了。领导很忙没有时间下去考察,派研究员下去他又看不明白,这就形成了错层,并不是说领导不高明。


但是做现货出身的人,转到期货上也有局限性,就是金融的知识不够完备,宏观面也是比较偏弱的一方面。现货商文化程度在本科以上的比较少,像我们这个年龄的本科文化相对比较少,但是现货做得多了,在社会上闯荡的时间久了,经验也比较丰富,和地方政府打交道也多一点,和厂家打交道也多一些,更能了解多一点,更能把信息串起来理解。但是他的缺陷就是在宏观上,宏观上怎么来克服这个问题?中国期货市场发展到今天,大部分大宗商品企业不参与期货是不现实的,因为期货已经带动影响了现货,你可以不做但你不能不看,期货市场的魔力大家都明白,只要你进来了就别想出去,永远没有出去的那一天,所以既然进来了就好好研究。我作为一个产业出身的人,在我做期货的这几年,从一个现货商到今天,自己都能感觉到在脱胎换骨,为什么有这么大的改变?我们现在要谈宏观,要谈特朗普,特朗普和我有什么关系?但是他跟期货有关系,那就和我有关系了,我研究宏观那就有关系了,所以做现货的局限性在于宏观。现货商熟悉供需关系,如果再加对宏观的理解,就相当于打通任督二脉,打通了任督二脉,从宏观到金融体系、资金情绪、现货的供需关系,如果你能够串起来,综合起来考虑,国家的那些数据都不是什么问题,你可以轻松地把它解读出来。至于数据我们没必要去考虑它是真是假,全世界的数据没有一个是准确的,它不可能准确,中国数据有水分,美国也有水分,全世界都有水分,所以我们要正视这个问题,只是看数据的代表性而已。


主持人:于总还有个问题,我们总体来看参加这次大赛的选手,从短期对行情的顶部的判断准确度来讲,您是排得非常靠前的,那我们就非常好奇,因为即便您有很丰富的现货经验,但是短期顶部每次都能抓到也很难,这是依靠感觉还是依靠专业素质,能不能培养出来?


于忠:去年颁奖的时候我也参加了,我讲一个故事,去年在门口,我碰到山西的一个小型焦化厂的女老板,她就问我,你对焦炭怎么看,我说我在做多,她的眼神马上就迸发出了光芒,因为她的厂马上就要倒闭了,她不知道过年是要停产还是继续生产,去年我的成绩也比较好,她听说我在做多,她认为我是金融资本,其实我并不代表金融资本的主力,只是一个小散户而已,但是给了她希望,她是一个老太太,她的两眼就光芒四射。其实当时我就在做多了,说实话当时我也是现货商,我会算的,按铁矿石25美金的价格,钢厂生产螺纹钢都是亏损200元的,这怎么可能啊?就算铁矿石不要钱,生产钢材都是亏损的,当时我就开始转向,再加上宏观和国家基建投资在2016年上见效,这是我作为服务于建筑行业、房地产行业的敏感度,这是一般人可能不具备的,这是我的优势,所以我转向转得比较及时。


主持人:掌声献给于总,接下来有请圣德兄,圣德兄跟他们有些与众不同的地方,比较侧重系统化交易,而且之前是做期指比较多,商品市场参与相对少一点?


严圣德:都有做的。


主持人:在转变当中你有没有发现系统化的交易策略运用到期指和商品上有什么不同吗?


严圣德:我是2006年开始做期货,那时候是没股指期货的,所以我是做商品期货起步的,在交易的过程中资金配比也是以商品期货为主,因为股指期货对我来讲只是一个品种,期货品种原来有二十几个,现在已经是接近四十个,所以对我来讲都一样,我把它们都看成一个价格信号,不管是什么品种,只要是很多人参与、竞价交易的、公平公开的、流动性好的,对我来讲都是一样的。


主持人:我刚才仔细看了四位的面相,比较下来我觉得圣德兄应该没有做过现货,对吧?


严圣德:对,确实没做过。在我的理念里,我觉得具体的做法并不是很重要,只要在这个做法中有你的优势,我们量化上面讲就是有正期望值,我们做正期望值的事情就行了。不管你是基本面交易也好,或者技术面交易也好,或者一分钟做一单就平掉也好,或者一年做一单也好,我觉得他们没有什么很大的本质区别。


主持人:您的优势主要在什么地方,取得这么好的成绩最重要的关键是什么?


严圣德:我觉得我要活得够长,一步一个脚印,当然生命是短暂的,巴菲特在我们投资界是顶尖的,他活得够长。一方面是我们在这个市场要活得够长,另外一方面我们的寿命要够长。


主持人:海棠兄您听完圣德的话,跟您的思路不一样,您有什么看法?


傅海棠:根据每个人的情况,赚钱就好。


严圣德:我觉得不管白猫黑猫,能抓到老鼠就是好猫。


主持人:谢谢,掌声献给我们四位嘉宾。我们大概有十分钟左右的时间由现场的朋友来提问。


观众:能否请教一下傅海棠老师和刘福厚老师,对明年橡胶、豆粕和玉米这三个品种有什么看法?谢谢。


傅海棠:橡胶今年比较特殊,过去几个月涨得比较剧烈,这一轮的爆发大概从1万2左右,涨到昨天(1月13日)晚上,1705主力合约2万1,幅度也比较大,而且比较快。应该说是超出了大多数投资者的预期,也更超出了整个产业链上、中、下游的预期,包括轮胎厂、贸易商,上游的天胶加工厂。从天胶这个行情来看,我们研究期货,做基本面的投资者有很多疑问,最大的疑问就是,哪一波行情亏的不是懂基本面的?你看,棉花一涨,整个产业链全线被套,螺纹钢一涨几乎也是这样,天胶一涨全线做错,他们懂行吗?都是一辈子在这个行业里的,从小摸到老的,他懂行吧?他懂基本面吧?这咋回事啊?我一想,研究基本面,必须要懂行,但懂行不代表懂基本面,这是两回事。他懂行,他只知道天胶的质量能不能提高一点,可是他不懂影响行情涨跌背后的本质核心原因。可是研究基本面必须要懂行,你不懂行何谈研究基本面。我想表达一个意思,最大的宏观来自于国家,经济周期不存在,泡沫这个词是子虚乌有,只要我们财富生产得足够多,我们更多的人才能拥有财富,这是本质。


橡胶价格从目前来看,上涨的概率远远大于下跌的概率。


刘福厚:我就说说豆粕和玉米。玉米下跌几乎是共同的观点,主要的原因就是库存大,再一个就是现在的现货贴水期货120~130元,这是最大的利空,再一个国家今年取消了收储政策,由市场决定价格,那么市场决定价格,怎么决定?短期还是由供需决定的。现在最利多的一个因素就是政府让中储粮加大力度收购玉米,这是对玉米的支撑,玉米下跌的幅度有限,如果彻底放开不管,下跌的幅度会很大。


至于豆粕,它和玉米有个比价关系,尤其养猪、养鸭不靠蛋白质的,奶牛、蛋鸡必须用蛋白质饲料,它互相有替代。假如玉米一吨是1000元,那豆粕也就是2000元,就是倍数关系,我觉得这两个品种上涨的概率很小。


观众:我想问一下傅海棠先生,我听说您做期货完全不看技术面,只凭基本面来做,但是即便您从最底部做多,然后在最顶部抛掉,那一年也不可能有70多倍收益。您对技术面是怎么看的,您自己做期货真的是完全凭基本面做的吗?


傅海棠:对,供需决定价格,你画线左右行情可能吗?涨跌是由供需和价值决定的,不是你画的线决定的,先有行情后有技术,技术是马后炮,我们做期货是要超前的,就跟开车一样,开过去的路不需要看,要往前看是不是堵车、路况怎么样,往前看不是技术说了算,技术说的是后面走过的问题,那我研究这东西有啥用?供求决定价格,这是核心和本质。


70倍不是一波行情赚到的,先做了黑色,再做了棉花,再做豆粕,豆粕做完做玻璃,玻璃做完做橡胶。从1到2,2到4、8、16、32、64、128,速度是很快的。


观众:做期货肯定会有回撤,我听说傅海棠老师去年回撤也比较大,我想问一下几位老师,什么情况下会出现巨额回撤,如何处理大幅度的回撤?


严圣德:一般我的回撤是叫峰值回撤,就像这次年底时一大波行情,我们持仓一直拿在手上,我们主要是以趋势跟踪为主,仓位拿在手上,直到行情反转我们才平掉,在日结的账单上面就出现一个大幅回撤。我们有句话叫做“截断亏损,让盈利奔跑”,这个是你必须要接受的回撤,避免不了。


于忠:我是通过基本面分析的,分析错的时候就会回撤,感觉不舒服的时候我就把仓位降下来,舒服的时候我就仓位稍微重一点,仓位轻钱也少赚,回撤也稍微小一点。分析如果长时间不顺,仓位先降下来再说,再去看看你的分析的对错。仓位轻了以后,你的心态就会好一点,心态好了你就能冷静地分析,错了的就全砍掉,对了就轻仓位坚持一下,什么时候感觉好了仓位再加上去。


严圣德:我们做量化的为什么做那么多品种?多品种、多周期、多策略,事先已经设置好,为了避免大幅的回撤,把资金分成很细的一小部分一小部分,可能这个品种亏,那个品种赚,平常的时候会对冲掉,只有在同一个方向的时候会大赚,一般同一个方向出现的时候我们都是在大幅盈利的情况下,这时只有一个峰值回撤。


主持人:还有几分钟时间,交给四位嘉宾重点分享一下2017年他们认为最有价值的交易机会。


严圣德:对我来讲我们是守株待兔型,有行情我们就有机会,没行情我们就等着,我们不做预测,但是如果股指期货开放的话,我相信对我们来讲是一个比较好的大机会,期指流动性好,对我们来讲又多了一个工具。


于忠:那我不小心求证了,就大胆地说,我不负责任地说,今年螺纹钢的多头可能有一波行情,按目前的政策局面、基本面,螺纹钢可能有一波较大的涨势,其他的暂时还看不到。螺纹钢的原因主要就是前段时间发改委说的那句话,要在6月30号之前把所有的地条钢全部清除干净,把它上升到政治高度上来,就因为这句话。地条钢的产量如果全部清除干净的话,在需求没有明显下降的情况下,供需关系会发生根本性的改变。所以在旺季的时候极有可能走出一波凌厉的上涨行情。所以说顶不好预测,但是底非常明显了,目前到春节前后,不会有便宜的钢材出现了,有大钢厂在挺价,加上小钢厂如果年后不能顺利复产的话,会有一波比较大的供需失衡,螺纹钢的价格就会挑战某些人的心理极限。


刘福厚:我的观点和于总一样,不过理由还有点区别,现在去产量和去产能,要是去了产能以后,钢价上涨,那么它的炉料包括铁矿石、焦炭、焦煤就下跌,要是产能没去掉,那么价格上涨,它需求是增大的,带动整体黑色上涨。再一个就是农产品我刚才说的,棉花提前两个月抛储,这个可能有做空的机会,再涨的可能性很小。


傅海棠:2017年的交易机会,于总说的螺纹钢的机会我还是比较认同的,主要是刚才说的发改委关掉中型炉,今天我得到一个消息说,唐山还有5个收废钢的中型炉停止了,不要废钢了,不知道真假,有待我们去核实。如果这个是真的话,那螺纹钢可不是涨一点的事。


交易机会一个是玉米,福厚总也讲了,我也比较认同。


天胶应该比较偏多,豆粕我感觉目前还是低点,我也不确定,我还没做,一个是我对美国去年产量报告存疑,前两天的报告已经开始把产量调低,第二需求比较好,现在南美洲天气也不太好预测,至于最后结果怎么样还不知道,要时刻关注,一旦出现重大的天气问题,一头扎进去就好了,什么点位都是好价位。要根据情况,价位还不高、天气又出现问题、需求比较好、库存比较低的情况下,那就往里冲,要根据前提条件的配合。机会来自于不断观察、不断地盯住它,我过去三年到处去调查研究,2016年行情还没爆发,我就盯了好几年了,盯着不放松。


主持人:您2016年收益率70倍,2017年预期多少倍?


傅海棠:有20%就好了,因为有些机会是百年一遇的,去年这个时候商品不要钱了白送,那涨得就很快。全面爆发的行情很少见。

  评论这张
 
阅读(10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