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拓空

为学日益 为道日损

 
 
 

日志

 
 

量化策略更多的是一种工具的表现(转)  

2015-05-22 15:43:42|  分类: 人物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15年5月9日,由混沌天成期货携手德润投资、七禾网共同主办的德润投资分享会在上海成功举行。

李璟鹭:就我来看,股指、商品、外汇这三大块它们的内在核心是一样的,特别是在2008年金融危机以后,美联储开始猛烈地放水,造成了很多商品同涨同跌,背后的逻辑体现出它们的相关性更强,股指、国债、商品跟外汇,它们只是内在的一个风险因子的不同表现,打个比方说原油跟欧元其实是同向的,也就是跟美元大部分是反向的,还有像美国上世纪80年代开始到现在一个通货紧缩时期,就是美联储不断放水的时候,我们可以看到,美债跟黄金白银它们的大方向都是一致的,当然现在开始出现背离是因为美债开始走低,也就是说美联储有加息的欲望,黄金白银跟美债价格走向开始出现背离,但是对于我们来说,我们希望每年都会有那么两、三波宏观方面的大行情,对于注意宏观的,我们只要抓住每年的几波大行情,然后把其余无效的波动对冲掉,这对我们来说已经完成目标了。打个比方说,2006年的美股的大牛市,一直到2007年,同时包括石油的大牛市,当时2007年曾经涨到140多块钱,2008年的时候金融危机,全部都跌到底部,2009年的时候,QE的推出,2010年的时候QE2的推出,2011年的时候欧债危机,就是说每年都会有一个明显的宏观的主题。
 
再看我们的配置,也就是所谓的量化对冲策略,抓住每年都会有的两、三波的大波动,然后把其余无效的市场,小范围振动对冲掉,这就是我们做量化对冲的一个目标。2011年的时候,我的几个学长,现在在东方证券是资管部的老总,当时来纽约开会,我们一起吃了个饭,当时是欧债危机,美国股票也不是很好,央行一直在放水,他们跟我说,现在(2011年)说实话中国的房地产盛世已经过了,接下去肯定需要再出一个泡沫,这个泡沫很有可能是金融行业,我当时也是比较认同,因为我当时研究了一下,2002年中国入关的时候,有一个条例就是中国在2015年、2016年必须要进行资本项目的开放,这不是一个管理层拍脑袋得出的结论,而是有一个时间表的,就是到什么样的时间点必须推动什么样的承诺出来。所以对于我来说,我觉得在那个时间点,美日欧已经量化宽松到利率都接近负数了,继续宽松的空间有限,对于这种大型的宏观的资产配置来说,如果不能再量化宽松下去,它们的涨幅是有限的,也就是说,美国的利率从上世纪80年代从16一直跌到现在是0-0.25之间,这就造成了美国30年的一个大的股债双牛的局面。
 
所以说二级资本市场基本面很重要,但是更重要的是资金的不断推动,所以说美国在30年的一个抗通缩的过程中也造就了美国的股市跟债券的一个双牛,但是到了2011年到现在为止,美国债券利率已经跌到了跌不下去的地步,所以对我们来说更多的机会还是在新兴市场,特别是中国,我的理解就是目前中国房地产已经到头了,基本上对于下一波牛市的话,我们觉得还是股市,因为中国的利率还是相对比较高,在中国政府对抗通缩的过程中必须开启一个降息的通道,央行必须保持降息操作的持续性,否则的话市场就会逼迫央行继续进行降息的操作,要不然就会前功尽弃。所以对于我们来说,中国现在类似于美国的2000年的时候,就是美国开始第二轮的降息通道,对我们做宏观量化策略来说其实机会是非常好的。因为这两个原因,所以我2012年回国,开始在华泰期货待了一阵子,先熟悉国内的情况,后来碰到赵老师,我们两个人也挺聊得来的,所以当时他也感觉到市场也是在蠢蠢欲动的情况,我们就在2013年底的时候就创建了晟沣投资公司,2014年夏天的时候就开始了第一个产品的发行,也就是白鹭1号,当时也正好碰到了股市的一波上涨,所以说到现在为止,我们的净值已经接近了2左右。未来我们觉得只要中国进入了降息阶段,今后的10年还是相对非常乐观的。
 
我在公司主要是做一些量化方面的研究,包括风险控制,包括把赵老师的一些想法量化成一些模型,包括去寻找一些期货的量化策略。从这里可以看到我们在投资过程中分为三个阶段:首先我们先采用一些货币类的工具来博取一个资金垫,这样我们就可以慢慢地去建仓进行一些阿尔法的策略来扩大组合的进攻性,同时可以保护产品的下行风险。然后到产品有一定收益的时候,我们再逐步地加入一些比较激进的策略,然后通过这一部分以小博大来获取超额的收益。在风控上我们分为三个方面:一方面是仓位管理,另一方面是止损线的设定,第三个方面是策略之间的搭配。
 
我们通过从上往下和从下往上两个角度来设定投资策略。从下往上我们需要一个策略池,对于策略来说没有一个完美的策略可以适应所有的市场环境,所以我们就需要设计不同的策略来应付不同的市场风险。对于每一个策略,它是一个完整的策略,它有它自己独立的仓位控制和风险控制机制,我们所要做的就是需要去判断整个行情市场的风格变化来动态地调整策略之间的一个权重搭配。从上往下,我们是通过对经济周期也就是财政跟货币政策来判断市场在未来可能处于哪一类的市场环境。风险管理和市场预测我们是通过事件驱动、供求关系来判断、去动态地搭配不同策略之间的一个权重,从而可以保证系统的稳定性,还有在一个可控的风险范围内实现收益的最大化。
 
对于期货量化策略我们分为三大类的策略,一类是宏观量化模型,我们通过宏观的因子方面的一些建模来判断市场在大方向上的一个可能性的发展;还有一类是少数派的博弈策略,少数派的博弈策略其实是一个短期的策略,也就是说我们通过对市场情绪的量化来判断市场它可能会出现的反转;另外一类策略,大家可能会比较熟悉,就是期货的CTA策略,也就是所谓的趋势跟同期套利模型。
 
首先我们讲一下宏观量化模型,宏观量化模型是从上往下的角度来看这个市场,它们看中的更多的是不同市场之间的联动来判断这个经济环境的一个变化,所以我们需要通过对市场一些宏观指标的跟踪来建立线性的优化模型,也就是说我们通过量化各个经济指数所产生的一个信号强弱引入一个反馈的机制,从而来实时地拟合模型的预期跟市场的一个差别,从而实时更新整个模型的参数,可以更好地去追踪市场环境的变化。跟大部分以技术为主的CTA策略不同的是宏观量化模型它的周期相对来说较长,持仓可能会两三个月左右的时间,但是它更多的是在大方向的一个捕捉和一个对冲。
 
少数派博弈策略的模型,这个模型是比较特殊的模型,是因为我当时在美国的时候主要是研究这一方向的策略,因为在做期货的可能大家都知道,非常重要的一个模型是所谓的趋势模型,趋势模型的话它有一个优点和不足,趋势是一个被动性的策略,也就是说它是对市场被动的反映,它适合的市场环境就是说在供需环境发生明显不平衡的时候,那么趋势策略会有类似一个持续的发展,这样趋势可以去捕捉这一类的黑天鹅事件,但是趋势有一个毛病就是市场发生振荡的时候,它就会失效。那所谓的少数派博弈的模型就是希望可以构建一个主动的预测的一个模型去判断趋势发生反转的一个几率,从而跟趋势做一个对比,就是国内类似的左侧跟右侧交易。所以说我们少数派博弈模型是需要一个额外的指标来判断市场的一个向前的发展,也就是说这个指标不是技术,因为技术的话只是一个对过去的一个体现,那少数派博弈模型需要一个领先的指标能判断市场在什么时候可能发生反转的概率是有多少,我们是通过持仓量跟主力机构的头寸变化来判断市场可能发生反转的概率,不管是股票也好,或者是期货也好,推动市场的一个最直接的因素是资金,或者说对于期货来说是持仓量的变化,所以我们通过对持仓量的变化来判断市场在狂热的时候可能发生反转的概率,从而通过不断测试市场对消息的一个反映来判断市场可能发生反转的概率,从而去捕捉市场在不确定性情况下的一个变化。
 
第三类就是比较标准,也就是所谓的趋势跟统计套利模型。趋势可能大家都知道它是一个被动的模型,特别是现在股指期货它的趋势非常强,是因为它明显出现一个资金持续的一个资金流的推动,这对趋势是非常好的,非常有效地一个市场环境。统计套利模型是跟趋势类似,它的原理是建立在市场已发生的情况下,它是在通过市场在极端情况下可能因为过度扭曲所产生的一个短期的反弹或者是一个特定的价格模式来捕捉市场在短期内的一个特定的走向,但是它的一个缺点就是它跟趋势类似,也是一个滞后的模型,所以我们需要前面的一个少数派博弈模型来作为一个补充可以平滑整个收益曲线。
 
我们把三大类的模型做了一个测试,通过不同的模型之间的搭配我们可以组合出一个相对来说比较平滑的收益曲线。我们做量化不是去预测市场,而是通过搭配不同的模型,然后去适应市场环境的变化。
 
 
这是一个综合的收益曲线,一开始系统通过趋势去寻找未来可能发生是因为供需关系而导致的一个市场黑天鹅的事件,同时逐步地去建立一个基于宏观的仓位,到趋势末端的时候,因为市场可能会变得过度饱和,这个时候投资者的情绪可能达到一个极端的程度,可能在反趋势模型,就是所谓的少数派博弈模型尝试去通过小单不断测试投资者对市场的反映来捕捉市场的反转现象。所以我们通过趋势和反趋势,在长期的宏观对冲的结合,明显看到可以平滑收益曲线。
 
风险控制是分为三个方面,一方面是资金的分配,另外一方面是仓位的管理,就是具体的模型之间的仓位管理和它们一个止损方案。我们现在具体地谈到这三大方面。第一方面是资金分配。我们设计一个量化策略,最重要的不是看它的收益,而是它的收益风险比,在一个可控的风险内达到收益的最大化,我们需要一个稳定的和可持续的策略,通过我们对不同经济周期下的特性和相关性,通过不同策略的一个资金分配来达到市场收益的稳定性和抗风险性的一个体现。然后在仓位管理方面,各自的模型有一个共同的仓位管理,对期货来说,仓位的管理是根据波动率来计算仓位的大小,同时可以得到一个具体的手数。对于止损方案,我们分为两种:对于趋势模型我们是移动止损,一旦行情突破我们追入,通过动态移动平均线来算出它的止损线,从而可以动态地去进行一个止损方案;对于宏观量化跟少数派博弈模型,我们在进入市场以后就已经设好相对应的一个硬止损。
 
最后我讲一下自己的交易体会,我做量化也有七、八年了,对于做量化来讲,它更多的是一种工具,也就是说它是对市场经验的一个高度总结,如果脱离市场经验,这种量化也是无源之水,打个比方说像做套利,可能是必须知道自己的优势在哪里,也就是说可能它们的套利是因为我有信息上的优势、可能是有配额的优势、或者说是对市场有更深刻的理解。自己的量化模型,它们的弱点在哪里?它们的优势在哪里?它们什么时候适用于这个市场环境,什么时候市场环境又不适合这个量化策略?所以对于做策略来讲,我们更关心的是什么样的市场能够适应什么样的策略,更重要的是对市场更深刻的理解,而量化策略更多的是一种工具的表现,能更好地去控制整个收益的曲线、风险的控制、还有收益的稳定性和可持续性。
  评论这张
 
阅读(19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